李阳老师的一天

图像

我是20093月左右离开高尔夫杂志,跟在李阳老师身边,做起了他的摄影师,以前一个星期飞一次觉得很了不起很辛苦了,跟在他身边才明白,永远别说自己辛苦,因为有人比你更辛苦!

我在这里举个普通的一天的例子,看看这一天李阳老师都做了什么。

2009428日,这是我照片文件夹记录的时间,我的照片大多以时间为名称,有活动发生的还会有该活动的名称,比如这一天是参加世博一周年倒计时。

继续阅读

福州那条街

图像

那次去福州只是出差,然后去街上走了一下,如果不是照片上有个老朋友,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去了,也不记得这是福州的哪里,但是这组照片真的蛮喜欢的,也反映出我对这个城市的感觉,放上来和大家一起欣赏.
福州园林
福州园林
福州禁烟

继续阅读

我是如何走上了解自己的道路的

图像

我是杨雷,生于79年的中秋节,在故乡广东英德生活了七年后搬到了洛阳,在那里度过了大学前的时光,大学毕业后又随着工作到处飘零,一个地方呆上一年半载的,三年后想寻找稳定的生活方式,于是到了广州,短暂的彷徨后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老本行,通信工程师,在那家国企一呆就是五年,调整自己的身体,体验了我喜欢的几乎所有运动,包括马拉松;

当我看到了未来的五年的时候,我感到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于是辞职到了一家香港的高尔夫杂志社做起了摄影记者,又是全国奔波,学会了怎么打球,金融危机来的时候老板觉得不赚钱就关闭了杂志;

该照片拍与观澜湖高尔夫,
于是我做了李阳老师的摄影师,跟随他的日常节奏那是超乎寻常的快,我们曾经一天去了7个城市,也曾经一天内把国内最大的三个城市飞了一遍,想想也是蛮陶醉的,也是蛮崩溃的;

后来我渐渐的觉得体力不支,一次春节后感到很深的疲惫,春节期间是我们最繁忙的时间之一,我的脸上长出了黑斑,我几乎在家休息了半个月,但我发现一个问题,即使我用以前常用的锻炼和休息方式都无法让我从疲惫中恢复出来,游泳跑步,多多的睡觉,这些都于事无补,后来一位老师教我拉筋,让我有些好转;
再后来安徽的陈光亮老师教会我站桩,大成拳的养生桩,我就每天站上十几分钟,没多久我就体会到了其中的好处,于是在离开李阳老师之前都一直坚持在站。

寂静法师——通过和法师结缘,我进入身心灵成长的道路,这张照片是2013年在江门的观音寺大殿背后拍的。

当我决定再次停止漂泊的时候,那时已经三十多岁了,做起了自由摄影师,那时候就渐渐不再站桩,只是跑步比较多,过去的运动也基本上都放弃了;
而让我再次站桩的契机是在2013年的夏天,我跟着自然恩典的夏令营到处拍照,当进行了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我的奶奶去世了,我从青城山飞回广州再开车回老家,参加完葬礼后再回到四川的时候,我觉得我整个人都疲惫不堪,身心都是如此,根本没有力气拿相机,而夏天的行程才刚刚开始,我该怎么办呢?

长兄查理——该照片拍于吉隆坡亚洲静修中心,查理(心灵大学澳大利亚负责人)后来告诉我:你能拍到好的照片,是因为你能看见人的灵魂。

第二天早上我在露水中站了七遍心经的时间,那时候刚学会,结束后满眼金色梵文飞过,很是有趣,三天后我就恢复了体力,于是整个暑假我都在站桩,在梅花洲结束夏天的活动的时候,状态已经很好了,一天中午曼孰告诉我双盘的姿势,于是晚上伽南老师就让我盘了一个小时,大家都觉得我挺不错的,第二天我们一起去了乌镇,晚上又是一起双盘,前后三天双盘了三次,白天时我说难得和邵天泽老师一起,合个影吧,于是,我被手机里面的自己震惊了,我看到了高中时代的自己;
伽南老师说,如果连续双盘一白天,会彻底爱上双盘,好吧,回到广州后我每天都逼着自己疼个死去活来一个小时,那段时间真的蛮拼的!

伽南老师——我的双盘老师,让我的灵性成长进入另一个阶段,拍于乌镇。

个中的滋味不必说,有一次在刘伟家的佛堂双盘,下盘的时候真的很痛,需要四十分钟后才能走路,那瞬间我真的泪崩了,感觉自己怎么这么傻要折磨自己啊!
从他家出来的时候我有种重生的感觉。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段时间,记得雷老师见到我疼苦的样子,说你应该和这个疼在一起,那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和它在一起,只是对抗吧,对抗!

雷京魁——雷老师是我最初的心灵导师,也是我的好朋友,他这样评价我的摄影:因为你是神的通道,所以你能拍到深入心灵的好照片。

现在我差不多每天都站桩九十多分钟了,双盘也可以和疼在一起了,时间也不是问题了,当然,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三个小时或六个小时,自从学了李尔纳老师的教导,我渐渐不再要求自己,只是跟随自己,看着自己。

李尔纳 杰克布森——这张照片在我的工作室拍摄,因为这张照片,我也成为老师的学生,在生活中遵循他的教导:此刻之外,没有生命存在。

这就是我这几年的经历,描述总是缺乏力量的,但也是无比真实的。

现在我常常会觉察到自己的情绪的升起,然后让它们流经我,做事情的时候,也常能看到内在流露出的期待或是恐惧,慢慢的了解自己,感觉不错。

爱敬——在嘉兴的梅花洲我为爱敬拍照,毫无预兆的一张照片,很有特蕾莎修女的感觉,特蕾莎是爱敬的偶像,通过这张照片让她更加认可了自己。

这就是现在的我,2015-10

孔雀和楠木

图像

当我飞上屋顶迎接第一缕晨曦

你已在这里站立了千年

我不知道自己的祖先从哪里来

你只每天沐浴在阳光雨露之间

我从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你也只能望到山下

孔雀有孔雀的美丽

楠木有楠木的高大

相遇的时候

就是那个存在… …

只是存在
普照寺

孔雀

 

继续阅读

张德芬老师在中国

图像

人间最大的幻象,就是我们误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一切,可以改变别人。在婚姻当中,我们看伴侣不顺眼的那个部分,其实是我们自己内在的东西。所以,不要试图去改变你的另一半,当我们有勇气、有智慧、愿意去回观自己,收回投射、负起责任,反而能创造一个让改变发生的环境。以上文字来自德芬老师。真理长存与世,但是通过不同人的理解再叙述出来又决然不同,在德芬老师的口中,一切道理有如清爽的细流,让人领悟和感慨。德芬老师网站:http://www.innerspace.com.cn/

张德芬

从李阳老师到李师兄

图像

前几天和小甘聊起李阳老师的公司,说起被取消的各地分公司和讲学团,我感到无比的惋惜,许多激动的场景历历在目,讲学团的讲师和同事们,疯狂团队中最疯狂的人,他们是帮助李阳老师到各地演讲的人,没有他们,那些偏远的地方的学生就不会有机会听到李阳老师的演讲,也会少了成千上万被疯狂英语所改变命运的人,无论外界偏见和那些骄傲的老师如何看待这场由李阳老师亲自上阵,历时4到6个小时的演讲,都无法改变现场孩子们的欢笑和泪水,李阳老师无法改变所有孩子,但无数的孩子被他所改变,不再自卑内向,掌握学习英语的方法,人生的轨迹从此改变,在机场在车站,在各种场合,无数的人见到李阳老师后就激动的上来讲述他们的故事,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我是个幸运的摄影师,我经历了这一切,并且纪录了,希望有更多的人改变自己的命运,走上一条阳光灿烂的道路。
而现在,李老师也皈依了,零九年我和他一起在少林寺的时候,我是没有想到这一天的;
记得那时李老师问随行的导游:什么是佛,年近中年的导游说:“平常心就是佛”。当时我们都不理解为什么是这个解释,而这个疑问一直保留到我也开始学习佛法,了解分别心,而我也就这个事情请教过曼殊老师,她说这个导游水平不一般,然后又说了我不理解的道理,引用金刚经中的一句话: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除了疯狂的工作,李阳老师是非常爱学习的,随身总是带着各种新书,机场的书店是他最固定去的地方,通过这么多年的学习,凭着对信仰的不断渴望和探索,最终皈依大师,那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
下面就贴几张09年在少林寺拍的照片,算是独家报道了!
李阳老师手中的书就是日后皈依的释永信法师的书

立雪亭外,李老师听了二祖慧可的故事后感动不已

在少室山麓有个二祖庵,遇到一位潜心修行的师傅,十分的了得,李老师和他聊了许久,只是那时候我还一句都听不懂

李老师从不游玩,但是竟然一口气爬上了很高的山峰!

这张照片拍于2014年的7月,李阳老师即使心归佛门,还是不忘疯狂的教人说英语

唐缘姐妹

图像

小芳是认识了许久的朋友、同修,她和姐姐一起创办了传统服装的品牌~唐缘,深受圈内朋友的喜爱,她一直都是自己经营,连模特也是自己来做,这次找我来为她们新款服装来拍摄平面,非常高兴,得到一次学习民族传统服装的机会,我也明白原来她们不仅仅在传播传统的衣服,更是在传递爱。

跨越云端(连载2013-3-26更新)

图像

我一直没有勇气写关于我们在云南的经历,虽然那只是无数人经历过、兴奋过然后我们重走一遍而已,不过今天兔子给我送来他找人写的字,很美,裱好后挂在墙上很有感觉,左边大片的留白,我觉得应该加上我那些照片,还有那个令人回味的故事。
先从开始说起,我不太了解云南,也没有计划,只是想着在丽江转转,然后去梅里雪山看看,没时间研究路线,也不喜欢去谷歌找二手信息来用,就是找了个俱乐部报了名,然后就出发了。直到我们到达丽江,走出机舱片刻我就感受到缺氧的压力,有些心慌,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从机场坐车前往丽江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剩下宝蓝色的天空,通透让人想伸手去触碰,直到那时我才惊呼!我们到了!
关于在丽江的生活我想许多人都差不多,睡睡懒觉,逛逛四方街,在包装出位的酒吧里坐坐听听歌手唱歌,除了那一片片杨柳青青还有清澈的溪水,真没什么特别的,想看原生(原来当地人的生活状态)?抱歉,没有!人潮还时常汹涌过来又过去,这里是欣赏各地游客风貌的好地方!我拍的丽江:http://www.rayrealphoto.com/index.php/archives/1551
虎跳峡
壮观的虎跳峡

广州摄影师最多的地方——沙面Shamian Island, Where Photographers Gather Most in Guangzhou

图像

沙面,广州很有特色的一个地方,那里在解放前就是使馆区,由于各国使馆所在,就有了许多异国风情的建筑,并且延续至今,于是这里就成了拍婚纱照的圣地,平日里也有很多摄影爱好者来采风练手,走在这一栋栋西式建筑之中,感受不一样的风情,我也曾经去过无数次,拍过许多胶卷,后来有了数码相机,好照片来的就更加容易了,今天贴一组夕阳下的沙面风景,用宾得数码单反相机拍的,我很喜欢宾得相机的色彩,浓郁并还原的很真实。
Shamian Island, a distinctive place in Guangzhou, was a legation quarter in the preliberation days, hence enormous exotic buildings were erected and maintained till today, which turned Shamian Island a perfect place for taking wedding photographs, and an ideal base for photography practice as well. Just imagine roaming through these western buildings and indulging in the foreign style. This is what I’ve experienced for numbers of times and took thousands of photographs of . Here is a group of photos of Shamian at sunset taken with the Pentax DSLR.
沙面广州沙面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