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和楠木

图像

当我飞上屋顶迎接第一缕晨曦

你已在这里站立了千年

我不知道自己的祖先从哪里来

你只每天沐浴在阳光雨露之间

我从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你也只能望到山下

孔雀有孔雀的美丽

楠木有楠木的高大

相遇的时候

就是那个存在… …

只是存在
普照寺

孔雀

 

继续阅读

跨越云端(连载2013-3-26更新)

图像

我一直没有勇气写关于我们在云南的经历,虽然那只是无数人经历过、兴奋过然后我们重走一遍而已,不过今天兔子给我送来他找人写的字,很美,裱好后挂在墙上很有感觉,左边大片的留白,我觉得应该加上我那些照片,还有那个令人回味的故事。
先从开始说起,我不太了解云南,也没有计划,只是想着在丽江转转,然后去梅里雪山看看,没时间研究路线,也不喜欢去谷歌找二手信息来用,就是找了个俱乐部报了名,然后就出发了。直到我们到达丽江,走出机舱片刻我就感受到缺氧的压力,有些心慌,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从机场坐车前往丽江时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剩下宝蓝色的天空,通透让人想伸手去触碰,直到那时我才惊呼!我们到了!
关于在丽江的生活我想许多人都差不多,睡睡懒觉,逛逛四方街,在包装出位的酒吧里坐坐听听歌手唱歌,除了那一片片杨柳青青还有清澈的溪水,真没什么特别的,想看原生(原来当地人的生活状态)?抱歉,没有!人潮还时常汹涌过来又过去,这里是欣赏各地游客风貌的好地方!我拍的丽江:http://www.rayrealphoto.com/index.php/archives/1551
虎跳峡
壮观的虎跳峡

我眼中重庆的前世今生

图像

重庆做为陪都,在抗战的时候就非常重要了,后来从四川划了出来又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近年来交巡警系统也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今年我在那里拍个婚礼,在结束只后我抽空一个人在神秘之都游荡了片刻,在我看来山城真的有其独特的味道和魅力,她过去的痕迹慢慢的在城市建设中消失了,但我很幸运,捕捉到已经或接近绝迹的地方,为大家带来几张照片,它即是重庆的前世,那是因为大部分旧地方马上就要改造了,但那确确实实是许多山城人民生活过的地方。我这次没有做黑白照片,是怕无法全面还原,怕观者遗漏一丝现场的色彩,我的山城梦,它应该是彩色的。
有朋友问我为甚么拍这么多旧有的,我说我不是喜欢破败,而是喜欢寻找时间的痕迹,重庆日新月异,无数好地方好事物值得记录,我也喜欢那里的交巡警,还有许多现代化的建筑,但我更关注那些即将消失的地方,那些成为了历史但也是无数人记忆的地方。

沈阳旧城Shenyang Old City

图像

沈阳是我经常去的一个城市,东三省中数它去的最多,那里的刘老根大舞台非常出名,节目也是挺精彩的,不过我喜欢在旧城里面转,这和我去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只有累计了岁月的痕迹,才能打动我的心,才会有拍摄的想法,这几张照片我是从高处往下拍的,照片后期做了特效,有朋友说看了后很压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是有些神秘,让人产生许多联想,联想这样的天空下,在这样楼宇里生活得人们,街道上的行人,这是和广州有相似感觉的,因为这是百姓生活的地方。摄影师Ray.

平遥人家

图像

一个地方除了风景之外,最吸引人的就是那里的风土人情,有人说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味的地方去到别人活腻味的地方,确实有点道理,我也喜欢去到各个地方,看看人家是怎么样过生活的,如果有机会亲身经历就更好了,这是我在平遥拍摄的一些平常百姓的家门,或者是个小院子,即使是名声很大,平遥古城里面居住的还是那些寻常人家,过着平常的日子。

guangzhou photographer Ray.

广州摄影师:平遥的街道

图像

这还是我在平遥的第一天拍摄到的照片,从街道和屋顶来看,这和过去没什么两样,都是青砖青瓦,走在这里面像是穿越到了古代,还有就是这里的人也是很淳朴,衣着简单得体,除了街上溜达的宠物狗和过去的土狗看上去不一样,但悠闲的心情是一样的,那你会问我你不是它你怎么知道它的心情,但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呢?

一个男孩子在平遥古城的屋顶上

房顶上独自玩耍的男孩子

山西平遥的房顶

古城里还有个Club呢,很好奇里面会是什么样子

平遥-拉废水的毛驴车

平遥城内的下水道系统不是很好,到了早上,家家户户出门倒夜壶,空气中就弥漫着臭味

平遥街景

街上溜达着的小狗

平遥街景

平遥的街道,广州摄影师Ray在平遥

平遥古城修房子的人

修房子的人

平遥古城修房子的人

需要拍些有人的街景,但是又害怕面对陌生人按下快门,或者会得不到别人的允许,这种照片该怎么拍,我的一个经验是,提前站在拍摄位置上,拿着相机瞄准好,等待何时的人走进画面,然后再按下快门,这样有比较长的时间让别人去适应你的相机,如果人家不愿意,可以选择走开,比突然举起相机拍有好处。

平遥县衙photographer in GuangZhou

图像

古代中国地方政府叫做衙门,经过岁月的变迁,遗留下来的已经不多了,完整的更是少有,许多地方有只是还存在这样一个名字而已,我到了平遥后,看到介绍县衙门是个重要的经典,所以第一天就去了,这个古县衙始建于北魏,确定于元、明、清,保存下来的建筑可以追溯至元至正六年也就是1346年,下面就和我一起去看看我在那里拍的照片吧!

平遥县衙平遥县衙里面的门洞平遥县衙敢入门

敢入门,你敢入么?平遥衙役

演出中休息的演员们,他们会穿越么?平遥的砖

历史的墙山西平遥

许愿牌

广州摄影师Ray.

难以忘怀的早点摊photographer in GuangZhou

图像

我在天津流浪了一段时间,说流浪,是因为我没有目的的游走于大街小巷之间,揣着相机,想捕捉属于天津的感觉,或者说味道,有些朋友说我总是拍那些破旧老残的地区,我说那是因为那里有时间的沉淀,新而美的地方我也会去拍,只是那些千篇一律的城市景色我都忽略了,因为那里分辨不出哪儿是哪儿.这是天津老城区的一个小角落,平常无奇,老式的房子前有个小早点摊,一个女人默默的等着。广州摄影师Ray.

天津的老城区

广州自由摄影师拍天台上的日落Sunset On Rooftop

广州城市的日落美景

最美的风景如果发生在你身边,你是否会视而不见呢?日落,在广州常常是很美的!作为摄影师或者摄影发烧友,或者是摄影爱好者,其实不需要什么昂贵或者专业的器材,只是需要一双发现的眼睛,时常仰望天空,当天上的云瞬息万变的时候,当地上的光影绚丽多彩的时候,你都可以拿出你的拍摄工具,即使是手机,也可以记录下当时的美景,最重要的是,此时也记录下了你的心情;你的心情,因为拍摄这一个小小的动作,简单了,愉快了。

Would you shut your eyes to the finest views around you? Sunset in Guangzhou is usually glamorous! Actually, a photographer, or a photography hobbyist, doesn’t need any expensive or professional equipments, but only eyes sensitive of beauty. Every now and then looking up to the sky, when the clouds in the sky vary from minute to minute, or when the shadows on the ground change with black and white, you could take out your photographing tool, even your cellphone, to take down the charm at the moment. Most importantly, your mood for the time being is embodied in your photos too, which has been simplified and pleased owing to such a small act of photographing.

广州城市的日落彩云美景

afterglow and cloud over the village in the city. 城中村的晚霞,也是很美丽的,棠下村,就是好又多对面,那一栋栋高楼,正如广州无数个城中村一样,成就了许多人的梦想,每天都有奇迹发生。

afterglow and cloud over the village in the city.  The afterglows over village-in-city are splendid as well. The Tangxia Village, opposite to Tust-Mart, with numerous erect buildings, has fulfilled enormous people’s dreams, just as myriads of villages-in-city somewhere else in Guangzhou( because the villages-in-city provide considerable rental houses in low cost for migrants, which helps them spare some money before they take off). Here miracles happen everyday.

广州城市日落的晚霞美景

fire cloud,晚霞,就像着了火一样!我站在天台,倾听周围的喧闹声,同时听到了自己的心声。这一刻,我在广州,我很开心。

Afterglows, the flaming afterglows! Standing on the rooftop, I hearkened to the hubbubs around, plus the sound of my own heartbeat. Right at this moment in Guangzhou, I was immersed in the heartfelt happ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