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刚刚好——一封来信

图像

在我拍摄的生涯中,有许许多多的经历都是令人难忘的、彼此被滋养的,我们不仅仅是为了一张好照片,也是有一段难忘的经历,共同的启迪,这是非常难得的,下面我为大家送上一位来自北京被拍摄者的来信,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情感再次感动了我,与大家分享,杨雷。

继续阅读

他的镜头,让我看到最美的自己

图像

十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片名《close》,中文译作《靠近》,讲述两对恋人、四个都市男女的情感和生活。电影的具体内容现如今,早已不太记得,但是Julia Roberts饰演的摄影师,穿白衬衣、扎随意的马尾、几近裸妆的样子,与被拍人聊生活、聊爱,随之记录下他们或真实、或喜悦的真实情绪,那短短几分钟的剧情,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十年过去了,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稚气未脱的女大学生,结婚、生子、迁居数次、奔波几地,已然而立。十年间,看过了年少时期望看到人世美景,穿过了年少时奢望的华衣美服,也尝过了年少时只在书里、电影里才听闻的苦辣酸甜。

 

那日在家中收拾衣物,把常穿的几件衣衫和不常穿的区别分类,惊异的发现,自己现在爱穿的,同十年前学生时代的喜好竟几近相同。纯色的衬衣,舒适合体的牛仔裤,包括前一段去香港,唯一买回来的衣服也是一件白衬衣。

 

经过前几年各种式样的职业装、高跟鞋之后,棉质的纯色衬衣,牛仔裤,平底鞋成了而立之年我最日常的模样。庆幸时间荏苒,我没有变得喜爱浮夸,但也一直遗憾,没有人帮我记录下,当下我最真实的样子。

 

手机拍摄的无处不在,让记录变成一件太简单容易的事情,各种功能强大的美化软件,更是只需要几秒钟就会让我们变得明眸皓齿、万种风情,颜值堪比女明星。

 

这样的记录,不是不美,而是美得过于浓烈,像那种口味刺激的饮品,一口下去,感官爽快,但缺少了一种渐饮渐蔓延的韵味。

 

身边也不乏摄影师好友,也会在一起谈天谈地、谈美谈丑,却从没一次让他们单独给我拍照。也许心里一直期望的是像Julia Roberts那样的一个人,能安静地听我说话,抑或我安静地听TA说话,顺便记录下我彼时彼刻的样子。

 

结识摄影师Yang,是非常官方的因由,我是一台晚会的总策划,他是被邀请来的摄影师,我负责提出各种苛刻的要求,他负责有礼有节地应允或者驳回。

晚会结束,刷朋友圈,看他发了一则消息,晚会那天恰是儿子的生日,却因拍摄回家晚,只能给儿子补过。作为一个母亲,内心难免平添几许歉意,于是自己拿钱先支付了拍摄费用。

 

几个月之后,看Yang的朋友圈,发了今年“倍耐力年历”的几张女明星照片,黑白、全素颜,恰好是我也极其推崇的拍摄风格。于是微信询问,能否教我拍照。那时,完全不知晓,Yang曾经是Google搜索排名第一的广州摄影师。(他的商业价值也因为Google退出中国大陆而颇受影响)

Yang给我的回复是,拍照片是很简单的事情,几天就能学会。这样的回复,态度谦逊而满是拒绝的味道。好像和一个高手过招,他含而不露的笑意,就会让人心生退意。

 

再次见面,是珠江边,Yang和他的拍档,一个英俊帅气的俄罗斯前水手。2月份的广州,已经是草长莺飞的春意盎然。我们三人,一半中文一半英文的聊天,聊辗转南方北国的经历,聊商业推广,聊各自有点与众不同的人生。

于是知晓了,Yang不仅是一流的摄影师,曾是国内一个知名大咖的御用摄影师,跟随这个业内大咖流转全国各地,还是一个太极高手,习得了多派鲜闻于世的独家秘籍功夫。至于他那个颜值堪比超模的拍档,不仅是国际级的DJ,还是当下高端社交圈最热门舞蹈KIZOMBA的专业教练,来到中国,成为一名独立制片人。

 

和很多做艺术的朋友一样,我们会谈论很多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却极少提出个人的要求。就像面对摄影技术一流的Yang,我也未曾想让他给我拍一组照片。因为我深知,一张好的照片,绝不是调好光、化好妆、摆出好看的姿势就可以的,它的背后,是摄影师和被拍者在快门闪动那一刻,有一份深度的信任和联结。是面对镜头,可以不带任何掩饰,展现最自然的喜怒哀乐。

 

很多事情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就像结识Yang是官方缘由,约他给我拍照,也是照片之外的原因。Yang的工作室,是一间仓库改造而成,站在二层的阁楼上,他指给我看,一楼的地面是一个太极的八卦图,讲他平日无事,会在这里打坐,因为希望被各种厂房包围的工作室能够滋生出一种没有任何工业味道的浩然之气。

 

因为时间宽裕,他一边讲这几年的各种进修学习,遇到的各种神仙人物,一边给我调试各种拍摄的灯光。工作室里萦绕着缈缈的焚香和风格各异的音乐,从北欧的迷幻电子到中国的古琴曲,以至于Eason的忧伤情歌,仿佛空气里也都自带了各种情绪。

从一开始,他说,你现在的状态有50分,到三个小时后,他说,现在有90分钟的状态了。自认不惧怕任何场合的我,可以对着上千人主持、演讲的我,当独自面对镜头,竟发现自己真的手足无措。

拍到中途,Yang说,我发现你坐在椅子上的状态很好,于是我舒服地坐在椅子上,抽烟,说无边无际的话,他偶尔回应,再顺便按下快门。

也许在通俗意义上讲,这真不是一次很有效率的拍摄,近3个小时,没有换一套衣服,没有补一次妆,摄影师更没有一句话,是指导我应该如何微笑,脸应该朝向哪个方向。

 

但是这种漫无目的的聊天和拍摄,却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那只长焦距镜头,仿佛也有了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让人感到安静。

末了,Yang把工作室的遮光窗帘打开,说你来窗边,我用自然光给你拍几张作为结束吧。当光照进来,风吹进来,那一刻,我看着镜头,全身心的释然。Yang说,现在你的样子,是最真实的美丽。

透过相机的LED屏,我看着照片中那个淡淡微笑的自己,有岁月留下的眼袋和细纹,也有十年光阴未曾带走的纯与真。

——————谨以此文,感谢完成我十年拍摄愿望的摄影师杨雷先生。

人像摄影

继续阅读

Jumy

图像

Jumy是一位医生

喜欢古琴和大自然

为了庆祝四十岁生日

她请我拍一组照片

她告诉我她连一支口红都没有

素颜怎么拍照呢

我说没问题

平静的交流还有享受自然

内在之光会慢慢浮现

即使没有化妆

精神的光芒也会让你飞扬

我的眼睛看到你的美好

并激发出来

慢慢的晒着太阳

就有了这些让人感动流泪的照片

广州人像摄影师-Jumy

人像摄影-广州Jumy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人物摄影师杨雷-竹林-Jumy

你在深山中,与竹做朋友

广州摄影师杨雷-深山中的美女

等了那么久,来了一束光

人像摄影-户外拍摄-杨雷

做自己,做女神

人像摄影-石门公园

人比黄花瘦,笑如小太阳

人像摄影-户外拍摄-广州石门公园

山的那头,是五彩斑斓的秋叶

心的那头,是平静安详的秋水

肖像摄影-广州杨雷-小河-古琴

流水声,古琴声,声声入耳

广州人物摄影师杨雷-秋天

芦苇中微笑的你,在想什么?

广州摄影师-美女与古琴

一琴一朋友,相伴到永久

摄影师杨雷 夕阳下芦苇中

芦苇烂漫的时候,夕阳下做最美的自己

张曲

图像

见到你的第一印象

就是

这次我要沦为按快门的了

因为我看到

鲜活的光辉

从你的眼睛里面

透露出来

你不需要好的摄影师

只需要一个会按快门的

​有个问题出现了

无论谁看了这些照片

都会

爱上照片中的

那个你

FashionTv之夜The Night of Fashion TV

图像

FashionTv又来了!作为全球唯一一个24小时播放时尚节目的频道来说,不来在中国播出真的太可惜了,因为现在国内发展一日千里,越来越多的时尚地区,时尚渐渐走入平常人家,前辈说过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也要让一部分人先时尚起来!今天为大家送上FashionTV在广州二沙岛的一个小聚会,是我们BPr工作室为他们拍摄视频和照片的。

Fashion TV comes again!  As the exclusive channel playing fashion programs round the clock in the world, it’s a great pity that the Fashion TV isn’t broadcast in China, since the rapid change gradually introduces fashion to the general public in China.  As our predecessors said, let some people get rich first, and why not let some people get fashion first, too! Today, I’ll show you a small party of Fashion TV on Ersha Island of Guangzhou, and the related videos and photos were all made by our BPr Studio. 

酒吧

二沙岛酒吧江南Style

继续阅读

广州摄影:安静的农讲所

拍一个城市的风貌,离不开建筑,无论是新式还是过去的老建筑,都离不开那些需要关注的,构图、光线自然是永恒的话题,对于风景的一部分,我不太喜欢拍建筑的全貌,一方面是涉及到投入等原因全貌并不容易拍好,另一方面就是拍了全貌,神秘感就没有了,不如来点盲人摸象罢,让人们从我的照片体会那里细微的味道或者风情,而不失神秘感,当然这是不同的照片了,试想我从高处拍一张农讲所的俯瞰图,自然很好,让人们一目了然,但是如果是墙角一个雕塑或者是窗户上一片彩色的玻璃,会带来不同的体会;这是我拍的广州两个重要的老建筑,一个是农讲所,一个是石室教堂,在广州十分重要的旅游景点,都是传统色彩浓烈的近代建筑,东方和西方,古代和现代,这也是广州的特色之一了,融合交汇,又互不干扰;回到拍照上面,这两组照片是在不同的时间拍的,石室的在阴天,农讲所的在正午,时间都不是在黄金时段内拍的,所以室外的光线变化不多,层次上略差些,反差也有点大,不过在后期处理中增加了对比度,让照片又活了过来。

广州照片guangzhou photography

Old eaves and modern building

Old eaves and modern building in the Peasant Movement Training Institute at Guangzhou. 建筑,新式和旧有的完全不同,这是在广州农讲所的照片,前面的番禺学宫,也就是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屋檐,后面是现代的高楼大厦,你感受到岁月的味道了吗?

广州照片guangzhou photography

A little sparrow on the red wall in the Peasant Movement Training Institute at Guangzhou.

广州照片guangzhou photography

Stone Lion in the Peasant Movement Training Institute at Guangzhou. The Peasant Movement Training Institute at Guangzhou, was set up in a 14th century Confucian temple and now the site on Zhongshan Road commemorates Guangzhou’s revolutionary past.(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农讲所的石狮子; 去到哪里,我都喜欢欣赏雕刻,石狮子是各地都会有的,但是形态各异,值得认真端详。

广州照片guangzhou photography

Grandpa and granddaughter in the Peasant Movement Training Institute at Guangzhou. 上个世纪的中国革命,共产党为什么能成功,就是因为他团结和组织了中国最广大的群体——农民,这就是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为什么如此出名的缘故,而周恩来题词的“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更是为他添上隆重的光辉一笔!

广州照片guangzhou photography

Old building in the Peasant Movement Training Institute at Guangzhou. The PMTI was one of the outcomes of the First United Front between the Kuomintang (KMT or Nationalist Party)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during early-mid 1920s. In 1923, the KMT-CCP Alliance had been formed. The KMT was then led by Sun Yat-sen and carried out the policies of “alliance with Soviet Russia, cooperation with the Communists, and assistance to peasant and worker movements”. In 1924, Peng Pai , one of the leaders of the CCP at its early stage, became a member of KMT and served as the Secretary of Peasant Department of KMT Central Committee. Based on Peng Pai’s idea and suggestion, the KMT Central Committee decided to set up the institute to train young idealists from all over China who then went out to educate the masses in rural China.[1][2] The decision to establish the PMTI was historic, in that it was the first formal government-sponsored training institute for rural political activities. The institute was officially opened on July 3, 1924, in Guangzhou (Canton) in Huizhou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at 53 Yue-Xiu-Nan-Lu , with Peng Pai as Director.[3] Between July 1924 and September 1926, there were totally 6 classes or terms held in the PMTI. Peng Pai was the Director for 1st and 5th terms, and Mao Zedong was the Director for 6th term or class with the largest size. Luo Yiyuan , Yuan Xiaoxian , and Tan Zhitang  were Directors for 2nd, 3rd, and 4th terms, respectively.[2] Some of the famous figures in the CCP lectured here, including Zhou Enlai, Yun Daiying, and Xiao Chu-nv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广州摄影:住在棠下

城中村,杂乱差,这是许多人把棠下的叫法,其实在广州众多城中村中,棠下算是很好的了。

广州照片guangzhou photography

广州照片guangzhou photography

Keyun road in the dark.华灯初上的科韵路,每天有无数的人从这里经过,去往天河、黄埔,自从中环通车了,通北往南让这里异常喧闹。

广州照片guangzhou photography

golden cloud,金色的云你见过吗,在广州,这千真万确!

 

广州摄影:雨中的广州交警

traffic jam in GuangZhou after rainstorm.a traffic policeman is working. 广州的大雨,广州的夏天经常会遭遇暴雨,有些排水设施不好的地方就会有积水,导致汽车通行不畅,然后就是塞车,这是我路过岗顶时遇到雨后塞车拍的照片.

广州交警guangzhou

警察在路上指挥交通

广州大雨guangzhou photographer

雨后塞车,人们站在水里等车,有人打着伞拍照。

广州交警guangzhou photography

traffic jam in GuangZhou after rainstorm.a traffic policeman is working. 广州的大雨,广州的夏天经常会遭遇暴雨,有些排水设施不好的地方就会有积水,导致汽车通行不畅,然后就是塞车,这是我路过岗顶时遇到雨后塞车拍的照片.

广州摄影:踢毽子比赛

几个踢毽子的人,一群围观的群众!

踢毽子

踢毽子广州

kick the shuttlecock

广州踢毽子

A woman who kicking the shuttlecock,so many people stand there watching. 踢毽子与围观,都是种乐趣!

广州踢毽子

A woman who kicking the shuttlecock just looklike a dancer. 踢毽子是很好的健身运动,强筋健骨,看这位女士,踢的多么优雅。

广州踢毽子

A woman who kicking the shuttlecock just looklike a dancer. 踢毽子,是中国的传统游乐健身运动,男女老幼都可以参加,不过现在城市里越来越难见到踢毽子的人群了,在广州的各大公园、山顶倒是常有人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