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摄影师:降落在深圳

over Shenzhen City 在深圳宝安机场降落的时候,飞机在天上盘旋,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房子,不禁让人感慨,城中村、打工仔、治安差,许许多多这些词会不会从你的脑子里冒出来,如果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人是体会不到其中感受的。

golden river! 飞跃深圳的上空,从天上拍到金色的河流!

Sky of Shenzhen airport 降落在深圳宝安机场。

北京的东三环

在全国各地流窜,奔跑,遇到动人的时刻,记得有我!

A night view of Beijing East Third Ring. 北京东三环的夜景,北京在天气不那么灰霾的时候还是很迷人的,尤其早晚,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的天际,东三环这里时常有鸽群掠过楼顶,当然是旧式房屋的楼顶了,住在二十多层上,鸽子也是在脚下经过的。

北京东三环的夜景,去年元旦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在团结湖公园旁,每天早晚绕着湖边跑步,北京人跑步的不多,散步的大爷大妈倒是不少,我爱寒冷的天气,空气很好,适合室外运动!

石家庄的片刻

Bike,Shijiazhuang city, the provincial capital of Hebei. 在石家庄骑单车的人;国内的一线城市如上海广州,骑单车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道路也越来越不适合人们骑车,为了GDP、攀比,人们都在买汽车,虽然开汽车和骑单车做的事情都差不多,生活方式也没有改变,但是人们都喜欢家里有辆车,于是交通越来越拥堵,空气越来越糟糕。Construction Site at Shijiazhuang city, the provincial capital of Hebei. 省会石家庄的建筑工地。

最大的庄子:石家庄

我在石家庄生活学习了三年,我又回来了

Beiguo commercial building in Shijiazhuang city, the provincial capital of Hebei 石家庄的北国商城,读书的时候觉得它多么高大和华丽啊,现在回去一看,觉得像平房。

Shijiazhuang city, the provincial capital of Hebei. 石家庄裕彤体育中心,我大学时期常在那里看八一队的比赛,怀念。

The statue of Chairman Mao at Shijiazhuang city, the provincial capital of Hebei. 石家庄是个很传统的城市,有许多毛主席雕像,广场上,还有学校里。

广州摄影师Ray:故乡的镇子

故乡的小镇子

妈妈和孩子

故乡的街道

Cleaner

故乡的镇子

外婆的小镇

雨夜里从乡下回到外婆家的小镇,广东省鱼湾镇,这个我出生并生活了七年的地方,多年来一次次的回到她的身旁又一次次的离开;早上醒来我走出门去寻找记忆中的街道,在这个大年初三的早晨,朦朦的细雨温柔极了,路上铺满了鞭炮的红衣裳,经过一夜细雨化成泥,走在上面有些舍不得,今天是传统中送穷鬼子的日子,还有几分钟这满地的红泥就会被人扫除,今天不用跑步,在镇上转转当是散步甚是好,我随意的走着,四下里打望,清晨是一个地方最好的光景,虽然经常在这些地方经过,但总不曾细细的感受她,走过一条街道下了一个小坡,就是那条从镇子旁流过的小河,我站在曾经车水马龙的桥上,在过去这是十里八乡过来的唯一通道,在几年前新路开通就彻底荒废了,桥下是儿时夏天戏水的地方,妈妈在下班后带着我和表哥们常来这里,我那只被河水冲走的凉鞋,还有许多记忆都随着时间流走了,只是这清清的河水依旧静静的流淌,而桥上的那个人,那个四处飘泊居无定所的人,还没有变过;

广州摄影师眼中的故乡

广东农村

A veteran

春节的蜡烛

Red candle

老家农村

安静的村口

远山,流水

那么近,那么远

跑步假期

这是我二十字头内的最后一个春节了吧,带了一双跑鞋回乡下,年二十九晚上在舅舅家暴饮暴食一餐后晚上睡得不错,一觉醒来已经七点了,外面空气清新,这里的公路都是水泥的,沿途风景再好也不适合跑步,只好到乡里的小学里面跑,一个小小的只有二百米的跑道,一半长了青草一半是泥土,跑起来很舒服,只是雨水让操场湿漉漉的,好在只是有些湿滑而已,否则真是跑不了;寂静的清晨,我一个人绕着圈圈,周围有鸟儿在歌唱,远处可以看得见炊烟,还有群山高耸入云,过年了我想也就是休整一下不要跑那么多,只是在这里一跑就停不下来,跑完后鞋子大半被泥草覆盖了,幸运的是,一条小溪流进校园并静静的躺在操场边上,我想哪里的学校都不会有这么一条浪漫的小溪,我就坐在溪边,溪水清澈见底,随便抓来把野草,湿上溪水把鞋上的泥擦干净,当然裤脚也满是泥水,只是裤子是无法清洗的,也没有别的裤子换了,我就是穿着这条裤子过年的,也穿着它跑步;

我在乡下呆了三天,每个早晨都在小学里面跑步,第四天晚上回到外婆的小镇,早上起来发现下雨了,不能跑步,打着雨伞在镇上散步,算是休整了,而初四我们就要回广州了,一早醒来看看外面雨已经停了,马上换上鞋子衣服出了门,湖边中学里面的操场在连日雨水下已经积了许多的水,泥泞的跑道是没有办法下脚的,我就朝湖边的山路跑去,山路还是可以跑得,就当是越野跑了,速度不敢太快,时常上坡下坡,这里岔路不少,好在前年我在这里骑过,对这些路还算有印象,但是有些没有草的下坡路还是让我狼狈不堪,太滑了啦,没有戴手套所以很怕摔跤,但我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和自然近距离的接触我总是很喜欢的,第一次越野跑很新奇,从山丘上跑过,旁边或是烧的乌黑一片或是在大火中幸存下来的绿油油的山头,从草丛中跑过要小心,虽然穿了长裤并且这个时候也不会有蛇出来游荡,但被打扰的鸟突然飞出来还是让人起鸡皮疙瘩,因为要赶回去给表哥一家子照相,所以我没跑多远就开始往回返了,但就是这短短的一段路让我已经领略了越野跑的魅力,以后有机会我会在尝试的;

总结一下过年期间的运动量,年28、29在广州跑了6公里,年30在乡下跑了8公里,初一5公里,初二10公里,初三停跑,初四50分钟的越野跑,初五6公里,初七、八各11公里,我不知道在这个假期怎么跑了这么多,而且以往我总是有休息的间隙的,和三月的比赛有些许关系,但是更主要的是在这些天里天气都十分的好,空气也很清新,哪怕是在广州,公园也在雨水和微风中变的很清爽,这些让人一跑起来就不舍得停下来;过年是没什么可做的,跑步也只是早上的那短短的一点时间,不过就是这一点点时间让我觉得没有辜负这大好时光大好环境;做好一件事让普通的一天变得有价值,做好一件事让平凡的一生变得有价值。

摄影师眼中故乡的春节

山区的农村

The scenery of the Chinese southern village,Wisps of smoke rose continuously from the village chimneys.

山区nongcun

一个小山村

农村与老人

劳动中的女人

院子里的鸡guangzhou

猪年春节就要到了,过年照例是四处走亲戚然后大鱼大肉,今年除了相机之外就是一双跑鞋了,过年也不能放松,其实放松也不是不运动,当一切成为习惯的时候,别人认为很难做到的事情在自己看来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早睡早起、阅读、运动,无论我们在哪里、和谁生活,做什么工作,只要有一颗平静自然的心,做一切事情遇到一切困难都会轻松面对了。
过年了!

故乡的样子(二)

The scenery of the Chinese southern village

A small village.

农田里干活的女人

window

广州摄影师Ray:故乡的春节

老家农村

老家的乡村

故乡的农村广东乡下

春节二三事  2007-02-20

有风景的房间

我是年二十九离开广州这个水泥森林的,在汽车站等的昏昏欲睡,一上车就开始吃东西,然后就睡觉,快到的时候被冻醒了,原来外面下雨了,总共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

每年回乡下都住在亲戚家里,过去我住在二楼阳面靠路边的一个房间,有时候摩托车开过的时候会觉得吵,今年妈妈回去的早,帮我收拾了一间阴面的房间,还是二楼,不靠路边,安静极了,在短短的两三天里我看完了刘玉民的《骚动之秋》,还看了《白话菜根谭》,收获颇丰。不仅仅是书的本身。

这是个刚刚装修好的房间,去年回来的时候这里还是堆放柴草的房间,现在装上了门窗,粉刷了墙壁,屋里有一张床,躺在床上可以看到远处的大山,很诱人;楼下有一块菜地,种着常见的几种菜蔬,挨着墙种了几株香蕉,树下有个鸡舍,白天鸡儿们都会被放出来满地的跑,所以菜地用竹篱笆围了起来,顺着篱笆往远处,跨过青青的一片草地,就是条弯曲的小溪,由左向右没两步筑了个小小的水坝,落差有两三米这个样子,涓涓溪水落下,发出哗哗的水声,坝下一个碧绿的水潭,如果没有那些生活垃圾就完美了,这里的乡下垃圾是个问题,虽然不太多,还是污染环境的;

小溪不远处是一片松林,面积不算很大,晚上有风的时候松针摩擦起来沙沙作响,这也让人分辨不出是水流还是树叶的声音,不过今年我回家的这几天没有什么风,常听到的就是水声还有雨滴打在蕉叶上的声音了;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气,早上,溪边的灌木丛,还有树林子,都有鸟雀在嬉戏歌唱,有的叽叽喳喳喧闹不休,有的发出各种美妙的旋律,有些鸟儿是善于模仿的,能发出多种鸟类的叫声,我就是在这样的声响下醒来的,然后下楼去跑步;

让我把目光放远些,放的再高些,就是连绵不绝的一道山脉,本地最高的山峰就在那里了,三姐妹山,我从来没有涉足过更别说攀登了,今年回来的这几天,天气一直没有晴过,也就一眼也没有看到那顶峰,她被云和雾过的严严实实的,有时云层会沿着同个高度铺在山峦上,象雪山一样;就是这个有风景的房间,安静的小空间,世界再大,得一间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