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的季节

图像

行走的天籁——马常胜老师广州心灵音乐会

还是震动的无以言表

把现场照片拍到的照片分享给大家

愿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份宁静祥和

马常胜广州音乐会 马常胜

继续阅读

一张让我泪流满面的照片

图像

一张让我泪流满面的照片

-记录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个人写真
文/无忆  写于2017年11月15日

找杨雷老师拍照,我是鼓了很大的勇气的。
最初加他微信,是被他拍摄的伽南老师的一张人像照所吸引。
我上过伽南老师几期课程,对她有一定的印象和了解。
在杨老师的镜头下,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伽南老师。
在他朋友圈和公众号里,我被他的黑白照作品再一次的触动了。
那些都是平平凡凡的人,没有多余的妆容,没有矫揉做作,呈现的是简简单单、真实的状态。在那些照片里,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美,望上一眼,眼睛就再也无法移开,感动,蔓延在心间。

已经有很久了,没有这样的感动,甚至,能够让眼光有所停留的照片都很少。人们在追求概念上的美,皮肤要白、鼻子要挺,脸要小。拍的照片,用美图抠一抠,推一推,就会看到“美得差不多”的、“几乎零瑕疵”、展现给别人看的那个“自己”。于是,相似的东西多了,就会流走得很快,不留痕迹。加的东西多了,就遮盖了最重要的东西。

杨老师的镜头,捕捉到了别样的美。也是被这样的美打动,我决定去拍一组这样的照片。

从一开始和杨老师约拍照,到实际落地,我拖了一个月。每次一想到去拍照,自我批判的模式就被启动,对自己从头到脚的不满意、不自信。

11月11日,那天早上起来,头脑里甚至还创造出一些借口,想和杨老师说不拍了。但心里有个声音,想看看镜头前面真实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

就这样,我顶着蹩脚的淡妆,去了。

拍摄的过程,是在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中渡过的。
虽然都是第一次认识,倒也没有什么尴尬。杨老师话不多,但能感觉到是个特别简单真诚的人。

杨老师说,你笑起来时,有些皱纹,后期的时候我会保留的。
我说,嗯,皱纹是笑容的一部分。

一开始在镜头的面前,我绑手绑脚的,刻意保持着微笑。
时而摸头发,时而整理衣服,很多担心拍出来的照片不好看。
杨老师安慰我说,好的照片,不决定于是否有好的妆容、衣着。
聊天拍着,因为前两三天的睡眠不足,我就开始疲惫了。
杨老师建议休息下喝茶,并调整了另一个拍摄的方向。

坐在沙发休息时,我有点忧伤。
看到自己太想拍好,多了,所以累。

休息结束后,我换回禅服,取下耳环、手表,自自然然坐到镜头前。
没有刻意的动作,没有刻意的表情,时不时喝喝茶,有一句没一句继续和杨老师聊着,笑着。
有几个瞬间,我只是安静地和自己在一起。
随着眼睛望向的摄像头,我好像进入了另一片世外桃源,那里,清静朗然。

茶喝得差不多了,拍摄也接近尾声了,我心里是满满的感动。
待我整理好东西,杨老师已经收拾好设备了。
我没有看到最后拍到的照片是什么样子的。

我还在回深圳的高铁站候车厅时,就收到杨老师的信息,说这次拍摄,好的照片太多了。我心痒痒的,让他截屏几张给我看看。

杨老师却突然说,怕你看了在候车厅痛哭流涕。
我非常好奇,说,那就让我哭一下吧,我带了墨镜。
(早上出门前莫名其妙把墨镜带在包里了)

不到两秒钟,他就发了一张照片过来,说,也许,所有的铺垫,就为这一张吧。

点开照片,定定地看照片里的那个自己,我的眼泪就刷刷地下来了,失声痛哭。在那一刻,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

照片里的自己,没有讨好这个世界,没有为了表现什么。甚至没有表情,没有情绪,静静地看着,看着。这样临在的状态,在我的生命中有过几次深刻的体验。那都是在去年参加我的师父一印行者“大乘禅修”闭关之后有过的。

而如今,那个用生命支持过我成长的师父,已经走远了。在他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对自己充满了质疑和否定,迷惘。如果不是杨老师的镜头捕捉,我都看不到,原来那个状态一直在我里面。而我需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无比感慨,无比感动,无比感恩。
这张照片,我会珍藏一辈子,在岁月里留香。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我翻看回相册,抚摸着照片里的那个自己,会忆起那些如梦的故事。就像杨老师说的,照片恒久远,一张永流传。

在往后的两三天里,我陆续收到了杨老师精选的和稍加处理过的所有照片。一张张点开看,我再一次感动了,重新认识了自己。原来我有这么优雅的一面,原来我有这么闪光的一面,原来我有这么绽放的一面。那些不被我自己接纳的,在杨老师的镜头捕捉下,真实地那么可爱、那么美好。

我想,杨老师的镜头,是他看这个世界的方式。
他能捕捉到的,也是他内在世界的呈现吧。
因为,你是谁,你才能遇到谁,才能看见谁。

人物肖像广州广州肖像摄影师

继续阅读

李师兄

图像

在成都,认识李师兄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就像和茶和诗在一起。

在青城山喝茶

继续阅读

一棵开花的树

图像

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到了北京,幸得一丝清凉,在美丽的园博园,拍到一组照片,配以席慕蓉的诗,供大家欣赏。
一棵开花的树—-席慕蓉
如何, 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继续阅读

墨话的话

图像

拍摄的经历,与其说是拍照,不如说是心与心的交流,一段时光成了一段美好的体验,如果遇到肚子里满是墨水和故事的朋友呀,那真是幸运了。

下面为大家送上墨话写的文章,佐以我的照片,欣赏她的美,还有灵魂。

生命哪,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而是你记住了多少日子,要使你过的每一天,都值得回忆。

——题记

我,

在很多时候,被人们定义为高冷,

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被定义为不食人间烟火的“怪胎‘’。

事实上,

我在人们热衷的场合里不过是话少了点,不太会或者说压根不愿迎合所谓让人舒服的高EQ这种东东,大多数时间是沉默的,更不会解释什么。

一直以来,

无论走了多少路,看了多少风景,历经多少常人无法想象的疼痛与劫难,终总是坦然的接纳自己,忠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坚持着自己想要的,并始终保持着一颗善良慈悲的心……

而忠于自己是需要勇气的,

勇气在我们生命当中,是最鲜艳的一抹原色,很多的文字都在赞美着勇气。莎士比亚说“有德必有勇,正直的人不会胆怯”。试想一下,如果历史失去了勇气那将失去改写的英雄。如果人生失去了勇气,那很多的日子就会变得苍白无力。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

行走的途中总是收获到满满的温情与感恩,慢慢地变成一种力量,彼此成全着视线里的你,我,他,她。

在坚持自己想要的却需要面对好长的独孤,在独孤里饮自己的酒,码自己的字……有酒香,墨香的日子是沉淀的,在这份沉淀里每一份遇见的灵魂也是飘着香气的。

Ray是其中一个,当灵魂飘着香气与善良和慈悲相遇时,让素颜也能成为一幅经看的画面。

注:为素颜.记 (于2017.4.21下午,大雨)

——墨.话

人物肖像

喝茶中的墨话

女子肖像

继续阅读

一切都是刚刚好——一封来信

图像

在我拍摄的生涯中,有许许多多的经历都是令人难忘的、彼此被滋养的,我们不仅仅是为了一张好照片,也是有一段难忘的经历,共同的启迪,这是非常难得的,下面我为大家送上一位来自北京被拍摄者的来信,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情感再次感动了我,与大家分享,杨雷。

继续阅读

你的样子

图像

你是一个热爱工作的女性
讲台上谈笑风生
但是对着相机
却只剩下紧张
不会对着镜头笑
我说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子的呀
而我都不记得怎么拍照了
现在只会和人聊天
打出一轮侧光
把你胳膊线条拍的很清楚
你脸红了
说娃娃抱多了
胳膊都粗了
不过我看出来了
养育孩子的妈妈
满满都是喜悦
当你看到照片的时候
你是那样惊讶 说你从来不会这样地笑
其实
这就是你本真的样子

 

人物照片

继续阅读

他的镜头,让我看到最美的自己

图像

十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片名《close》,中文译作《靠近》,讲述两对恋人、四个都市男女的情感和生活。电影的具体内容现如今,早已不太记得,但是Julia Roberts饰演的摄影师,穿白衬衣、扎随意的马尾、几近裸妆的样子,与被拍人聊生活、聊爱,随之记录下他们或真实、或喜悦的真实情绪,那短短几分钟的剧情,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十年过去了,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稚气未脱的女大学生,结婚、生子、迁居数次、奔波几地,已然而立。十年间,看过了年少时期望看到人世美景,穿过了年少时奢望的华衣美服,也尝过了年少时只在书里、电影里才听闻的苦辣酸甜。

 

那日在家中收拾衣物,把常穿的几件衣衫和不常穿的区别分类,惊异的发现,自己现在爱穿的,同十年前学生时代的喜好竟几近相同。纯色的衬衣,舒适合体的牛仔裤,包括前一段去香港,唯一买回来的衣服也是一件白衬衣。

 

经过前几年各种式样的职业装、高跟鞋之后,棉质的纯色衬衣,牛仔裤,平底鞋成了而立之年我最日常的模样。庆幸时间荏苒,我没有变得喜爱浮夸,但也一直遗憾,没有人帮我记录下,当下我最真实的样子。

 

手机拍摄的无处不在,让记录变成一件太简单容易的事情,各种功能强大的美化软件,更是只需要几秒钟就会让我们变得明眸皓齿、万种风情,颜值堪比女明星。

 

这样的记录,不是不美,而是美得过于浓烈,像那种口味刺激的饮品,一口下去,感官爽快,但缺少了一种渐饮渐蔓延的韵味。

 

身边也不乏摄影师好友,也会在一起谈天谈地、谈美谈丑,却从没一次让他们单独给我拍照。也许心里一直期望的是像Julia Roberts那样的一个人,能安静地听我说话,抑或我安静地听TA说话,顺便记录下我彼时彼刻的样子。

 

结识摄影师Yang,是非常官方的因由,我是一台晚会的总策划,他是被邀请来的摄影师,我负责提出各种苛刻的要求,他负责有礼有节地应允或者驳回。

晚会结束,刷朋友圈,看他发了一则消息,晚会那天恰是儿子的生日,却因拍摄回家晚,只能给儿子补过。作为一个母亲,内心难免平添几许歉意,于是自己拿钱先支付了拍摄费用。

 

几个月之后,看Yang的朋友圈,发了今年“倍耐力年历”的几张女明星照片,黑白、全素颜,恰好是我也极其推崇的拍摄风格。于是微信询问,能否教我拍照。那时,完全不知晓,Yang曾经是Google搜索排名第一的广州摄影师。(他的商业价值也因为Google退出中国大陆而颇受影响)

Yang给我的回复是,拍照片是很简单的事情,几天就能学会。这样的回复,态度谦逊而满是拒绝的味道。好像和一个高手过招,他含而不露的笑意,就会让人心生退意。

 

再次见面,是珠江边,Yang和他的拍档,一个英俊帅气的俄罗斯前水手。2月份的广州,已经是草长莺飞的春意盎然。我们三人,一半中文一半英文的聊天,聊辗转南方北国的经历,聊商业推广,聊各自有点与众不同的人生。

于是知晓了,Yang不仅是一流的摄影师,曾是国内一个知名大咖的御用摄影师,跟随这个业内大咖流转全国各地,还是一个太极高手,习得了多派鲜闻于世的独家秘籍功夫。至于他那个颜值堪比超模的拍档,不仅是国际级的DJ,还是当下高端社交圈最热门舞蹈KIZOMBA的专业教练,来到中国,成为一名独立制片人。

 

和很多做艺术的朋友一样,我们会谈论很多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却极少提出个人的要求。就像面对摄影技术一流的Yang,我也未曾想让他给我拍一组照片。因为我深知,一张好的照片,绝不是调好光、化好妆、摆出好看的姿势就可以的,它的背后,是摄影师和被拍者在快门闪动那一刻,有一份深度的信任和联结。是面对镜头,可以不带任何掩饰,展现最自然的喜怒哀乐。

 

很多事情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就像结识Yang是官方缘由,约他给我拍照,也是照片之外的原因。Yang的工作室,是一间仓库改造而成,站在二层的阁楼上,他指给我看,一楼的地面是一个太极的八卦图,讲他平日无事,会在这里打坐,因为希望被各种厂房包围的工作室能够滋生出一种没有任何工业味道的浩然之气。

 

因为时间宽裕,他一边讲这几年的各种进修学习,遇到的各种神仙人物,一边给我调试各种拍摄的灯光。工作室里萦绕着缈缈的焚香和风格各异的音乐,从北欧的迷幻电子到中国的古琴曲,以至于Eason的忧伤情歌,仿佛空气里也都自带了各种情绪。

从一开始,他说,你现在的状态有50分,到三个小时后,他说,现在有90分钟的状态了。自认不惧怕任何场合的我,可以对着上千人主持、演讲的我,当独自面对镜头,竟发现自己真的手足无措。

拍到中途,Yang说,我发现你坐在椅子上的状态很好,于是我舒服地坐在椅子上,抽烟,说无边无际的话,他偶尔回应,再顺便按下快门。

也许在通俗意义上讲,这真不是一次很有效率的拍摄,近3个小时,没有换一套衣服,没有补一次妆,摄影师更没有一句话,是指导我应该如何微笑,脸应该朝向哪个方向。

 

但是这种漫无目的的聊天和拍摄,却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那只长焦距镜头,仿佛也有了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让人感到安静。

末了,Yang把工作室的遮光窗帘打开,说你来窗边,我用自然光给你拍几张作为结束吧。当光照进来,风吹进来,那一刻,我看着镜头,全身心的释然。Yang说,现在你的样子,是最真实的美丽。

透过相机的LED屏,我看着照片中那个淡淡微笑的自己,有岁月留下的眼袋和细纹,也有十年光阴未曾带走的纯与真。

——————谨以此文,感谢完成我十年拍摄愿望的摄影师杨雷先生。

人像摄影

继续阅读

遇见—海边

图像

丁姐来自贵阳,见面后告诉我这次来广东过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我拍照,而她自己却是个不化妆也不喜欢拍照的人,不禁为之一动,有这份信任和托付,让我们之间的交流没有障碍。
十里银滩的沙滩满是度假的人,于是我在导航上点了一个远离度假区域的小村落,跟着导航开过去,没多久,颠簸中带来一路的惊喜,开阔的田野,迷人的村落让人心情愉悦,当来到寂静海边的时候,我们都觉得,不拍照也可以了!
只是,我们怎么可能不拍照呢?
海边的烈日和海风让照片充满了大片范儿,我们游走了几个地方,到了游艇码头,也闯进了漂亮的礁石地带。
但真正期待的还是那片安静的滩涂地,海藻布满了整个沙滩,蜿蜒的细流让背景充满戏剧色彩。
真正好照片是这样诞生的,她仰望天空,默默祈祷,那画面把我惊呆了,她回头看我的时候,我按下了快门,心中默念:就是!这个!
谢谢你,心中有佛,佛性必现。
广州人像摄影师
海边烈日下拍摄的美片
人像摄影-广州杨雷
游艇旁拍的
人物摄影师杨雷
等了好久,神一样的一缕光线降临!
肖像摄影师
神秘的礁石海滩
广州人物摄影师
只是,看着
广州摄影师
迷人的微笑
广州摄影师guangzhou photographer
平静
祈祷
广州摄影师人像拍摄
就是,这个!
广东村落人像摄影师
喜欢村落
芦苇中的人物肖像
喜欢芦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