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rayphoto

Ray, professional golf game and interview photographer, has been engaged in the field of photography for many years.Secialize in wedding, event, sports action and family photography. I strive to create a unique image that you can cherish for years to come. I located in Guangzhou China, with availability throughout the Pearl River Delta, In addition, he has English communicating ability. Ray's phone number:(+86)15914358822 e-mail: Rayphoto@live.cn;bbnyl@126.com weibo:http://weibo.com/rayrealphoto address:NanHu Manor,TongHe Road,Baiyun District of Guangzhou City 杨雷,31岁,男,多年的风景拍摄经验,香港高尔夫杂志《GolfGuru》签约摄影师,专业高尔夫比赛和采访摄影师,有丰富拍摄经验,能拍摄一流的现场照片,为国内多位知名艺人拍摄肖像;而且本人热爱商业摄影,有自己的摄影棚,可以完成各种拍摄。 联系电话:(+86)15914358822 电子邮件:Rayphoto@live.cn;bbnyl@126.com 围脖地址:http://weibo.com/rayrealphoto 联系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同和路南湖庄园 広州の専門のカメラマンで杨さんと申しております。約十年の撮影経験があって、各種類の撮影サービスを提供できます。得意は子供、活動、結婚式、ゴルフ試合、肖像などでおります。 ご連絡: 携帯電話:15914358822。 email:rayphoto@live.cn;bbnyl@126.com  ウェブサイト: www.rayrealphoto.com へようこそ! 是非目を掛けてください。 ご連絡を待ちしております。

我的强制性脊柱炎是如何被治愈的

图像

我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得过强直性脊柱炎,这件事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我时常都会想起它,不仅是因为有时候会引起一些症状,也看到身边的朋友也有罹患的,尤其是前段时间被大家谈起的《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更让我萌发了把这个故事写下来的念头,和药神不同的是,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我高中毕业后到了石家庄铁道学院,第一次离开家那么远,每天除了学习都可以为所欲为,实在是兴奋,那时候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踢足球,而在高中的时候足球就是一个奢侈品,终于到了自由的天空下,每天下午下课后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踢球,记得那一年秋天的天空特别的蓝,无比的深蓝,很奇怪,从此之后我都没有见过那么深蓝的天空。

那时候我们的宿舍还是苏联时代的建筑,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只有公共厕所还有水房,热水只有学校的开水房才有, 我们每天踢完球之后,大多数同学都会跑去水房洗澡,自来水是非常凉的,我知道刚运动完后洗冷水澡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我都是踢完球后先吃晚饭,休息一下再洗澡,即便如此还是感觉水很凉
嗯,就这样踢了一个学期的球,具体是哪一天我不记得了,突然感觉腿很疼,准确的说是胯,走路都不方便,于是我就去了学校旁边的医院,那是一所部队的医院,规模一般,医生给我开的诊断是劳损,大概是运动导致的受伤,主要治疗方法是做理疗,用一个罩子对着跨,具体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反正医生开了设备后就走开了,因为有辐射,治疗现场是用金属的网子罩着的,皮肤上感觉有些热,治疗下来没有什么效果,疼的最严重的时候有一个星期没有去上课,每餐的饭是宿舍的同学帮我去打回来的。

就这样坚持到放寒假,我回到了洛阳,家里人开始重视起来,带我去当地最大的一个医院,也是部队医院,依旧没效果。
有个亲戚是正骨医院的,这个正骨医院不得了,CCTV专门拍过一部电视剧讲这个医院的历史,当时找了一个老专家,他看了我的X光片,断定我这个不是骨头或者是组织的问题,而是风湿,因为胯部,骶髂关节那里有阴影,应该是风湿病,让我去风湿专科医院去看,一般的医院看不了,但是又没听说哪里有风湿医院,回去后继续想办法。

期间不知道谁介绍了白马寺附近一个村子里面有个老人家里有祖传的膏药,效果不错,我也找过去看了一下,也贴了膏药回来,贴上之后感觉不错,疼痛症状有所减轻。
贴上膏药后出现了一个问题,这个疼点,竟然会移动的,原来贴在疼的部位,过几天那里不疼了,却转移到旁边去了,然后又贴到旁边去,到处贴,到处转移。
而且皮肤上贴着膏药,不透气,没多久皮肤就发红发痒,甚至溃烂,那个春节过得,此处需要省略一千字。

熬到了开学,我回到了学校,问题还是在那里,走路都不方便,像个瘸子,就差拄着拐杖了,我想这样不行呀,还是要找医院。

1998年的时候互联网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我知道获取信息的方式就是打114查询,我就打过去问有没有当地的风湿病专科医院,还真有,就是冀兴风湿类风湿医院,给了我电话,我打过去,拿到了他们的地址,一个人坐了车过去,在白佛村,我挂了号,发现医院不大,看病的就只有一个房间,里面好像就是两个医生,屋子里锦旗是挂满了。

我和医生说了我的症状,比如说哪里疼,疼的位置还会游走,怕冷,医生说你这是强直性脊柱炎,我说这么你就知道了,不用检查什么的吗?医生说可以验血,不过要等一个星期才知道结果,因为检测是拿到别的医院去做的,我说我愿意等,于是抽了血,只检测一个指标,R27,一周后回到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阳性,确诊是强直性脊柱炎,于是开了药,回去早晚各一次药,就两种,一种是颗粒冲剂,还有一个胶囊,好像都是他们医院自己生产的。

还别说,这个效果还真不错,几个星期后,我就感觉一天比一天好,记得那时候一个月的药钱五百块,吃完了就去医院开。
记不得吃了四五个月还是多久了,大部分疼痛已经没有了,但是那个深处还是感觉有个不舒服在,而且吃药似乎也没有效果了,我问医生怎么办,他说,要提高你的免疫力,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词,总之就是要锻炼,让身体强壮起来,于是我慢慢开始去跑步,慢慢增加运动量,就这样,慢慢的那个疼点也没有了,医生让我继续吃一段时间,巩固一下。

记得我大学毕业前已经好彻底了,跑步踢球都没有影响,那时候真的非常感谢医院。

我参加工作后,是做一名光纤接续员,专门做长途光缆的施工,风餐露宿早出晚归,非常的艰苦,一年后我的那个疼又出现了,没办法,我又跑回石家庄,医生说劳累和受凉都可能引起复发的,老老实实的吃药吧,又好了,过一年之后又复发,然后又吃药,这样子出现过两次,后来我回老家广东找工作,在广州一家国企上班,工作稳定,每天就是锻炼身体,从此后再也没有那样复发过,还参加过厦门马拉松。

后来我为李阳老师拍照,工作强度很大,全国飞,休息不好,安徽的陈光亮老师教我大成拳的养生桩帮助度过了难关。

而2013年我拍照工作特别忙,恰逢大儿子刚刚出生,这时我遇到伽南老师,她教会我双盘,并督促我每天都要盘一个小时,这给我增加了无穷的精力,智慧也提升了不少!

我住在白云区南湖的时候,有位邻居大哥关系不错,我早上跑步,他就在附近打羽毛球,无意中说起原来他也是强直性脊柱炎,去过很多大医院花了很多钱也没有看好,我把这个医院介绍给他,他联系到后也让那边寄药过来吃。
过了一段时间我搬家了,有一天想起来我打电话去问他效果怎么样,他说没什么效果,我觉得很奇怪,原来他那时候寄过来的药已经不是当年我吃的那种药了,现在寄过来的药都是煲好了汤剂,我后来想想不太理解,再上网找冀兴医院的信息,已经找不到了。

于是我问我这个朋友,他给了我一个医生的电话,我打过去问,他也认识我当年的那位主治医生,却已经不在医院干了,而冀兴医院,也不存在了,因为当年医院没有钱去把这个药做成合法的药,被查了后就只能做汤剂给病人吃,而这个药之前因为是不合法的药,被有关部门处罚一百多万,这个钱交不上去,于是医院也就没有了,听他说了这个消息,让我难过了好一阵子。

大概是两三年前,我的腰开始出现了问题,后腰有些僵硬,早上起来会明显一些,但是没有生病那么严重,我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注意一点休息和锻炼。
在我学陈氏太极的时候,我的师傅说我的腰不灵活,和一起学习的师兄比较发现,我的腰像一块板子一样,上身和下肢连贯不起来,师傅说是因为我的腰不通,要好好练,过一两年会好的。

后来我认识了一位正骨的大师,他只要给我做完,一下地,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腰了,灵活和轻松,于是我隔几天就去做一次,效果非常好,大概十多次,我发现一个问题,做完后可以保持一段时间,但还是会变回来,我想,我腰疼的原因没有解决,通过外力,却还是会复发。

机缘巧合,我又去上了彭志勇老师的气功课,这是个十天的课程,我上了四五天都没有什么强烈的气感,而其他同学气感都非常明显,这让我非常沮丧,但我还是坚持按照老师说的做,到了第八天的早上,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腰回来了,灵活轻松,让我兴奋不已,看来,要得到健康最好的办法,还是要靠自己。

因为那位正骨大师的效果特别好,我还是会带朋友和家人去,但是从那以后,我再去做正骨的时候,已经不会疼了,以前每次做的时候都是疼的要死,我想,是因为通则不痛吧!
文章写到这里就该结束了,我感谢命运让我在年轻时候遇到这个情况,让我懂得了珍惜健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生活和工作都从来没有迷茫过,因为不停的出现问题,又有机缘遇到不同的方法和老师,就这样不停的学习,也成为着自己想成为的人,真的是天意。

用敬爱的雷京魁老师给我讲的一个故事来收尾,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佛陀带着弟子们走到一个地方,有人带着一个瞎子过来,他们说,佛陀啊,你最智慧,请你告诉这位瞎子,这个世界上是有光明存在,因为他生来就看不到,整天让别人证明光明是否存在。
佛陀说:他最需要的不是相信光,他需要一个医生来治好他的眼睛!
于是大家发动力量找医生来治他的眼睛,最终,这个人的眼睛可以看见了!他感谢佛陀,佛陀说:你不用感谢我,你要感谢你自己,因为你没有见过光明,你一直怀疑,一直在找寻答案,最后,你看到了光明,你要感谢你自己!

是啊!他没有见过光明,是否相信光明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我也要感谢我自己,不断的寻找光明,不断的发现自己!

在这里感谢文中的各位老师
陈光亮老师(教会我大成拳养生桩)

伽南老师(教会我双盘三个小时)

李海荣老师(教会我陈氏太极拳)

彭志勇老师(教会我如何打通任督二脉)

雷京魁老师(教会我如何处理人际关系)

摄影师杨雷拍的李尔纳

李尔纳杰克布森(教会我如何活在当下·,了解自己的情绪)

五妹老师(让我持续深入的活在当下)

李尔纳是如何改变我的人生品质的

图像

三月底在杭州将举办李尔纳老师的工作坊,有一位朋友问我自己对该课程的感受,我想这用一两句话还真是说不清楚,于是就抽时间把这些年我跟随李尔纳老师,为他拍照,向他学习的经历写出来,让更多的朋友可以了解他并走入他的课堂。

2014年4月,上海空瓶子公司开业,曼殊姐找了我过去拍照,这是一场为期三天的活动,请了许多灵性的导师过来,包括寂静法师、张德芬、心灵大学的苏米特和萨普娜,还有就是来自美国的李尔纳杰克布森了,三天之中每位老师都会上台单独演讲几次,当时现场应该是有一千六百多人,我在活动依旧是前后左右的这样跑来跑去,为了不同的角度和构图上蹿下跳,每一位老师讲了些什么都不会特别清楚,只是会特别关注老师和学员的情绪,根据现场的气氛来捕捉不一样的瞬间。

在中国上海

李尔纳老师在上海空瓶子开业现场

让我感到神奇的一点就是,有一次李尔纳在课程过程中问他的翻译宗玲老师还有多久下课,宗玲看了一下表说还有二十分钟,其实一节课也就是一个多小时这样子,而我当时的感觉是好像已经讲一天这么漫长,这是为什么呢?

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我们小的时候,时间过的很慢,小时候一个学期要很久才结束,暑假也是过得很漫长;而随着年龄慢慢的长大,后来的时光,一年一年的飞逝而去,我好奇为什么在李尔纳的课堂上感觉时间过得那么慢,是不是因为头脑回归寂静之后,和头脑中念头纷纷,形成鲜明的对比呢?

第三天的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我因为要赶飞机就提前离开,但是当天的照片还需要拷贝下来给主办方,那时候时间已经非常赶了,出门打车的时候站在路边焦急万分,那时候正好是下班高峰期,很难打到车,等到了机场准备换登机牌的时候已经剩下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了,我能清楚的感到自己的焦虑,也开始告诉自己着急也没有办法,让心情平复下来;

回到广州后我坐地铁回家,拿出活动中送的一本李尔纳老师的书随意的翻看着,当我合上书,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列车发出的卡塔卡塔的声音,对面一对旅客的交谈声,还有车厢中微风吹过我身体的感觉,那一刻深深地打动了我。

2014年5月,我去重庆参加好朋友管志军的婚礼,之后他带我和段海刚去沙坪坝公园游玩,当时天色已晚,我们边走边聊,在一个湖边的时候,他们对我这几年的经历比较感兴趣,让我分享一下,我说我也说不好,不如站个桩给你们俩看看,于是我就站了一小会儿,结束之后段海刚告诉我,在我站桩的时候,他突然间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了,微风轻轻吹过,别提有多舒服了,我当时在想,一起站桩的朋友也不是第一次了,这次怎么会有这样的体验呢,难道因为通过我让他体会到了临在呢?

李尔纳

 

李尔纳在每次课程结束之后都会和每一位学员拥抱

上海之行让我认识了李尔纳老师,对他印象特别深刻,我希望今后也能接受到他的教导,于是我关注了他的微博,后来知道他在7月13号来广州开课,我想我一定要参加!谁知道七月还没有到呢,那几天的时间就被工作给安排了,好吧,赚钱要紧,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嗯,开课前几天,我都忘了这个事情了,有个人给我打电话,她说她是卓悦的朋友叫做雅文,听说我是摄影师,问我13号有没有空,我说已经有工作了,但我听说她是卓悦老师的朋友,就问13号是拍什么呢?她说,是李尔纳老师的课程!我震惊一秒钟,让她挂了电话等我一下,于是我找了别的摄影师去代替我之前的工作了,又打电话给她,告诉她我有时间了,得知她需要的是摄像,也就是拍摄视频,我就租了一台摄像机,于是开始了我与李尔纳老师的神奇旅程。

7月13号的课程和上海的不一样,因为是李尔纳老师单独为大家上课,他对于临在的教导我非常认同,也可以理解的了,尤其对他在现场把学员带入临在并开展疗愈钦佩不已,曾经我把灵性啦,身心灵这些想的触不可及,而现在真真切切的在这里了,真好。

当天结束了拍摄后,雅文问我拍摄的费用是多少钱,我说我是老师的粉丝,希望做义工就好了,她说那你如果明天有空的话再来一天吧,明天请你来上课,不需要拍摄了!哇,第二天是李尔纳老师的深化课,于是第二天我又来上了一天,深化课结束后我拿出我的照相机在现场拍照片,我特别想单独给老师拍一组照片,当时能感到自己不好意思还担心被拒绝,不知道内心挣扎了多久,我还是鼓起了勇气前去和老师的翻译也就是宗玲老师说了,宗玲告诉了老师,老师欣然同意,课程结束后到酒店的花园里拍了一组,由于各种原因,拍摄的不太理想,我告诉老师我有一个摄影棚,灯光设备很齐全,不知道老师愿不愿意在那里拍一组,老师说我正好在广州会多待一天,于是第二天我开车把老师接到了我的工作室,于是就有了现在老师用的最多的这一张照片,老师看到照片非常开心,他告诉我九月他会在北京开工作坊,他邀请我和助理李俊莹一起去参加,哇!

摄影师杨雷拍的李尔纳

在我工作室拍摄的李尔纳老师

九月我如期来到了北京的绿洲水乡,参加了第一阶三天的工作坊,这是更加深入的课程,我体会到了更深的临在,存在于这种活在当下的状态中,我变得敏锐,观察到自己各种细微的感受和情绪,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情绪,当它出现的时候,可以觉察到它。

记得有一天午睡,我室友的闹钟先响了,我听到了,知道不是我的,继续睡,这时候走廊里已经有人开始走动,清楚的听到那些声音,但我还在睡,过了片刻我的闹钟响起,我就醒来了。

第一阶进行到最后一天的下午,有一位同学问了一个关于奥秘的问题,老师说我无法回答你,除非我们都在临在中,因为答案不是给头脑听的;然后老师开始讲了起来,那一刻,一切都消失了,只看到老师在台上回答着,我泪流满面。

虽然老师让我到北京只是参加课程,但我还是带了我的相机,为老师拍了一些照片,当老师看到我拍的那些现场照片时,高兴的说,你就是我中国的官方摄影师了,以后可以来我所有的课程。

李尔纳

第一次我在老师北京的课程中

记得参加完课程之后我去山东,顺便爬了个泰山,这是我第二次爬泰山,不想拍照,我就把相机等设备寄存在了山下,当我走在山路上的时候,开始担心起我的东西起来,越想越不安,后来我想,既然不能改变,我为什么不坦然呢,我轻轻的对自己说:“相机放在小卖部里面寄存我非常担心”,于是在后来上山的几个小时中,我再也没有担心过,即使我刻意想起来,也没有担心在里面。

回到家后发生了一件小事,有一天我家楼上装修,工人们不注意,把一些材料散落出来,砸在我家仓库的屋顶上,而屋顶是用透明塑料板铺设的,容易损坏,我母亲听见后就出去告知那些人小心一些操作,谁知道没多久又落下来,我母亲生气了又出去说他们,我当时在书房工作,看到这样的情况也很生气,生起一个要出去和人打架的念头,但是瞬间被我看到了,我心里笑了,情绪就被释放了。

我突然明白我以前的无觉知,即使有也是后知后觉,也理解了自己的情绪状况,感觉以前的学习对我来说像是隔靴搔痒,不是老师不好,而是我自己的觉知或者说智慧没有开启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没有办法吸收和领悟到真正的教导。

而在后来的学习中,我慢慢地看到了自己恐惧、限制性信念,还有过去留下的那么多的钩子,勾起我情绪的钩子,而当我看到它们,觉得他们都是我生命中的礼物!

李尔纳在中国

2015年广州课程中拍摄

在上海佘山举办工作坊的时候,我为老师拍摄视频,老师要求他的麦克风和翻译的麦克风分别进入摄像机的左、右声道,我按照这个要求调整了设备还有参数,从摄像机的回放确认得出想要的效果,但是拍摄后的文件拿给老师后,在他的编辑软件中变成了两路声音都在一个声道,他说我没有安装设置正确,于是我坚持自己已经做好了,只是他的编辑软件无法识别,于是我通过网上找到他需要安装松下摄像机的格式软件才可以正确打开视频文件,但是他的电脑系统又无法安装松下的软件,最后我找到广州电视台的朋友,她告诉我苹果电脑可以有一个软件可以兼容,于是老师下载了该软件,问题解决了,在课程开始的头几天,我们就此正面沟通了好多次;

我能看到我自己,在这个事情上只是一步一步的按照要求去做,遇到问题就寻找解决方案,没有任何恐惧和焦虑;在这之前,我是个非常惧怕上级、老师、权威的人,和他们在一起总是万般小心,出什么事情就惊慌失措的,现在真的是不一样了。

经过这么多次跟随李尔纳老师学习和工作,我的生活和工作都得到了巨大的改变,我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内在情绪升起的时候能知道怎么样和它相处,而有了这样的方法,生活中多了许多平静祥和,而问题出现的时候,也不再害怕没有解决的办法。

而在工作中,我通过自己临在的品质去拍照,更能接纳和包容对方,让对方感受到我那份品质和力量,给予对方支持,让他们内在之美显现出来,真的是越来越接近灵魂了。

李尔纳广州课程

2015年8月广州的工作坊,我也是主办方之一

以上就是我这几年来和李尔纳老师学习和工作的故事。最近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还有我们身边见到的事情,提醒我们要更多的活在当下,不去抱怨,而是去想解决办法,改变是迫在眉睫的,因为,我们没有B计划。

李尔纳

下面是李尔纳老师2019年杭州西湖静修工作坊的时间安排:

公益讲座:3月16日(1天)

一阶工作坊:3月16-18日(3天)

二阶工作坊:3月 22-24日(3天)

三阶工作坊:3月28-31日(4天)

咨询报名联系:梅丽18915834523,也可识别二维码加她的微信。

杨雷的摄影作品欣赏:

山里的孩子

雪山下的居民

She

山里的留守儿童

图像

刚刚进入教室的时候,我根本无法举起我的相机,虽然他们是那么的天真、开放,心无顾虑,但是我眼中充满了泪水,哽咽着的我无法拍照。
我走出教室,温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再次进去,默默的和他们交流。
他们大多是留守儿童,一周回家一次,走几个小时山路才能到家,他们最匮乏的不是物质,而是父母不在家乡,他们得不到该有的来自父母的滋养。
让我们走近他们的世界,尝试着和他们一起,改变一点什么。
2019年元月拍摄于云南边陲山村

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

继续阅读

雪山下的居民

图像

我来到雪山下

遇到了你们

年轻人骑着马

簇拥着 嬉笑着

孩子们或跟在妈妈的的身边

或三五成群

我手机拿着相机

心存敬畏

我看着你们被风雪吹过

被太阳炙烤过

黝黑的皮肤

哪怕是孩子的脸上

也充满艰辛生活留下的痕迹

但从你们的眼睛里

我看到的是一个个纯净的灵魂

无所畏惧

感谢你们

对我的拍摄没有表示抗拒

在这片土地上

我的惊叹远远多于好奇

因为你们

我看见过你

你看见过我

骑马的男孩

节日中骑马的男子

西藏骑马的男人

西藏男子

西藏雪山下的男人

继续阅读

内在的旅程

图像

芊豫来自深圳,从约拍到我影棚只是做了简单的沟通,真是像风一样的女孩,我选用了粉红色还有白色作为拍摄背景色,白色代表纯洁,粉红代表女性,下面用她朋友圈里的文字,更能表达这个拍摄的经历。

内在的旅程

芊豫

前几天收到杨雷老师的信息,把我拍照的花絮放到公众号上。照片已拍了半年,看见身边越来越多的灵性老师们找杨老师拍照,他还想到了我,甚是感动。看了杨老师的专访,他在摄影上的用心和专业,吸引了越多越多的客户,而他的身心灵学习之路让他和拍摄者之间架起了心灵的桥梁,拍照的客户都成了朋友,这是最好的销售。

老师在和我拍照的记忆又重现在眼前。

拍照时我问杨老师:您看到镜头里的我是怎样的?杨老师淡淡地说,我看到的每个人都一样。

原来没有了分别心,才能感受至真至纯的真实。老师说不用化妆了,你这样挺好,我还是想更完美些,幸运地约到了化妆师,化了最自然的淡妆,却也掩饰不住的皱纹和眼袋,也许还有点沧桑的痕迹,就这么赤裸裸地看着自己,回来的路上,泪水狂飙 。拍照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跪下来,顶礼膜拜我自己。

陆续收到杨老师发的照片,有天空下来,端详着这个自己,像重新认识了她一样,我爱她如初生的婴儿般。一边看一边流泪,有多久,我不相信你可以如此美好。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多余地看着这个世界,看见静谧和安宁在我的生命里发生。

生命蜕变的过程,是一点一滴的积累。曾经用生命支持过我的师父一印行者,他在我的意识中种下了深深的种子,直到他突然离世,我才警醒,生命再也没有时间去等待,他在我生命中种下的种子才开始生长开花。在拍摄的过程中,恍惚穿越了时空,似乎历尽千山万水,终于遇见你的感动……热泪盈眶是对涅槃重生的礼敬。当下的发生,杨老师敏锐地捕捉到了。

对生命的探索,无畏无惧,让我看见更多的可能性。

我看见一种纯粹,灵魂拍打着透明的翅膀,闪闪发光。

杨老师是摄影者与内在之间的管道,让作品呈现出内在的生命状态,将人的内心呈现出来,他能看到人的灵魂,他在拍摄的过程中全然投入专注,一边和我聊天一边喝茶,他的临在让我很快放松下来,呈现出最佳的状态。

当天到来的化妆师瑞瑞,她经常给明星化妆,在她的身上我认识到一个全新的90后新秀,她非常笃定知道自己要什么,超高的自我价值感,享受工作享受生活。

无论遇见谁,那都是该遇见的。学会珍惜,每一个当下,相聚离开都有时候。人生除了成长,什么都不重要。等到风景都看透,陪自己看细水长流,那是生命最好的安排。

珍藏,这是我生命中,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内在的旅程,是需要勇气去揭开的。当我走的越深,会排斥、会抗拒、会想逃离,一次次地战胜自己,和解,臣服,遇见这个最真实、本然的自己。

学习成长的路上,觉知开始主导我的生命,我不再做头脑的傀儡,内在的程序开始升级,我成为了命运的主人,主宰着自己世界里的喜怒哀乐,导演了生命的幸福。这几年对身心灵教育的热爱,让我不断在专业的领域探索,成立了生活禅空间和女性成长事业。这条路,是少有人走的路;这条路,引领人向内成长,是越走越幸福的大道。经过不少的磨炼,也有很多的不易,有过万念俱灰想放弃的时候,也流了很多的眼泪,穿越了重重阻碍和无力感,疗愈了很多深层的无价值感,泪水最终将心灵洗刷,照亮了前行的路。

其实当我们内在的目标清楚了以后,当体验到了,我们才能够很轻松地达到我们外在设定的目标。

内在的目标是什么呢?例如:你的感觉,你想要拥有什么样的感觉?你是否想要感觉有连接感?跟自己有连接感,跟这个宇宙有连接感,跟这个世界有连接感,跟周围的人有连接感。当你能够拥有这个连接感,你就能够好好地活在当下。

感觉每一刻每一秒都非常地享受的,你都是可以接受所有当下在发生的。内在的目标是你是否想要敞开,接受你所有的感觉。你是否想要成为一个敞开的管道,让所有的生命力透过你展现出来,实现出来。

当你没有否定掉任何生命力的每一个部分,你全部是接受敞开的,生命力可以很自由地穿过你,在你的体内流动,然后很顺地展现出来,这个会让你能够呆在你的女性能量里面,阴性能量里面,这个会让你觉得不管外在发生什么,内在都是安稳的、都是喜悦的,因为可以接受所有的一切,没有任何的抗拒。

这些就是内在的目标。今天写了这些就是要我们越能越能意识到这些女性的内在的目标有多么地重要。

无论你的年纪多大,这个爱的光辉就是你与生俱来的生命力,你只要敞开你自己,能够拥抱所有疯狂、黑暗、慈悲的特质,自然就会发光。

愿你自己成为太阳,无需凭借谁的光。

凤凰涅盘,毁灭重生。破茧成蝶,不断超越,最终我们会遇见越来越完整的自己。

愿力大于业力,不忘初心,为梦想坚定前行。

愿每个生命都在杨老师的拍摄下闪烁光芒,礼敬每个独一无二的灵魂。

继续阅读

南昆山里拍道子

图像

道子老师约我在南昆山拍照,为了避开炎热的夏天,我五点起床开车前往,困了就大声和林志炫一起飙歌,顺利到达迷人的山里,我们在一条小溪里拍,非常凉快,三个小时不到拍了一千多张照片,精选了170张,然后再次精选,16张送给大家欣赏,让大家感受一下山里的清凉。

继续阅读

感动,就要流泪!

图像

人物灵魂肖像

在寒冬里从温暖的广州跑到上海,真不知道自己能在户外撑几秒钟,真正站在路边的时候,发现虽然只穿了一条裤子也还好。

从你家的客厅开始拍,我们慢慢聊着,说实话这清洁阿姨时不时的出现让人挺不自在的,也许这是我们一直拍不好的原因吧。

当一首熟悉的老歌响起的时候,我拍下了你放松的样子,我兴奋地展示给你看,然后你就泪奔了,你说:这就是你小时候的样子,一个安安静静地小女孩。

这还第一次有人在拍照的时候出现的感动,我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拍到了我最喜欢的照片,为我自己点个赞!

是啊,有多少个我们,是按照别人的方式活着的?

有多少我们的愿望,是出自内在的需求?

这让我想起李尔纳老师说过的一个典故:我就像一个圆木头,被塞进一个方孔里。

人像摄影师杨雷

人物肖像摄影师 继续阅读

油菜花开的季节

图像

行走的天籁——马常胜老师广州心灵音乐会

还是震动的无以言表

把现场照片拍到的照片分享给大家

愿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份宁静祥和

马常胜广州音乐会 马常胜

继续阅读

一张让我泪流满面的照片

图像

一张让我泪流满面的照片

-记录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个人写真
文/无忆  写于2017年11月15日

找杨雷老师拍照,我是鼓了很大的勇气的。
最初加他微信,是被他拍摄的伽南老师的一张人像照所吸引。
我上过伽南老师几期课程,对她有一定的印象和了解。
在杨老师的镜头下,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伽南老师。
在他朋友圈和公众号里,我被他的黑白照作品再一次的触动了。
那些都是平平凡凡的人,没有多余的妆容,没有矫揉做作,呈现的是简简单单、真实的状态。在那些照片里,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美,望上一眼,眼睛就再也无法移开,感动,蔓延在心间。

已经有很久了,没有这样的感动,甚至,能够让眼光有所停留的照片都很少。人们在追求概念上的美,皮肤要白、鼻子要挺,脸要小。拍的照片,用美图抠一抠,推一推,就会看到“美得差不多”的、“几乎零瑕疵”、展现给别人看的那个“自己”。于是,相似的东西多了,就会流走得很快,不留痕迹。加的东西多了,就遮盖了最重要的东西。

杨老师的镜头,捕捉到了别样的美。也是被这样的美打动,我决定去拍一组这样的照片。

从一开始和杨老师约拍照,到实际落地,我拖了一个月。每次一想到去拍照,自我批判的模式就被启动,对自己从头到脚的不满意、不自信。

11月11日,那天早上起来,头脑里甚至还创造出一些借口,想和杨老师说不拍了。但心里有个声音,想看看镜头前面真实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

就这样,我顶着蹩脚的淡妆,去了。

拍摄的过程,是在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中渡过的。
虽然都是第一次认识,倒也没有什么尴尬。杨老师话不多,但能感觉到是个特别简单真诚的人。

杨老师说,你笑起来时,有些皱纹,后期的时候我会保留的。
我说,嗯,皱纹是笑容的一部分。

一开始在镜头的面前,我绑手绑脚的,刻意保持着微笑。
时而摸头发,时而整理衣服,很多担心拍出来的照片不好看。
杨老师安慰我说,好的照片,不决定于是否有好的妆容、衣着。
聊天拍着,因为前两三天的睡眠不足,我就开始疲惫了。
杨老师建议休息下喝茶,并调整了另一个拍摄的方向。

坐在沙发休息时,我有点忧伤。
看到自己太想拍好,多了,所以累。

休息结束后,我换回禅服,取下耳环、手表,自自然然坐到镜头前。
没有刻意的动作,没有刻意的表情,时不时喝喝茶,有一句没一句继续和杨老师聊着,笑着。
有几个瞬间,我只是安静地和自己在一起。
随着眼睛望向的摄像头,我好像进入了另一片世外桃源,那里,清静朗然。

茶喝得差不多了,拍摄也接近尾声了,我心里是满满的感动。
待我整理好东西,杨老师已经收拾好设备了。
我没有看到最后拍到的照片是什么样子的。

我还在回深圳的高铁站候车厅时,就收到杨老师的信息,说这次拍摄,好的照片太多了。我心痒痒的,让他截屏几张给我看看。

杨老师却突然说,怕你看了在候车厅痛哭流涕。
我非常好奇,说,那就让我哭一下吧,我带了墨镜。
(早上出门前莫名其妙把墨镜带在包里了)

不到两秒钟,他就发了一张照片过来,说,也许,所有的铺垫,就为这一张吧。

点开照片,定定地看照片里的那个自己,我的眼泪就刷刷地下来了,失声痛哭。在那一刻,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

照片里的自己,没有讨好这个世界,没有为了表现什么。甚至没有表情,没有情绪,静静地看着,看着。这样临在的状态,在我的生命中有过几次深刻的体验。那都是在去年参加我的师父一印行者“大乘禅修”闭关之后有过的。

而如今,那个用生命支持过我成长的师父,已经走远了。在他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对自己充满了质疑和否定,迷惘。如果不是杨老师的镜头捕捉,我都看不到,原来那个状态一直在我里面。而我需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无比感慨,无比感动,无比感恩。
这张照片,我会珍藏一辈子,在岁月里留香。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我翻看回相册,抚摸着照片里的那个自己,会忆起那些如梦的故事。就像杨老师说的,照片恒久远,一张永流传。

在往后的两三天里,我陆续收到了杨老师精选的和稍加处理过的所有照片。一张张点开看,我再一次感动了,重新认识了自己。原来我有这么优雅的一面,原来我有这么闪光的一面,原来我有这么绽放的一面。那些不被我自己接纳的,在杨老师的镜头捕捉下,真实地那么可爱、那么美好。

我想,杨老师的镜头,是他看这个世界的方式。
他能捕捉到的,也是他内在世界的呈现吧。
因为,你是谁,你才能遇到谁,才能看见谁。

人物肖像广州广州肖像摄影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