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强制性脊柱炎是如何被治愈的

我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得过强直性脊柱炎,这件事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我时常都会想起它,不仅是因为有时候会引起一些症状,也看到身边的朋友也有罹患的,尤其是前段时间被大家谈起的《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更让我萌发了把这个故事写下来的念头,和药神不同的是,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我高中毕业后到了石家庄铁道学院,第一次离开家那么远,每天除了学习都可以为所欲为,实在是兴奋,那时候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踢足球,而在高中的时候足球就是一个奢侈品,终于到了自由的天空下,每天下午下课后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踢球,记得那一年秋天的天空特别的蓝,无比的深蓝,很奇怪,从此之后我都没有见过那么深蓝的天空。

那时候我们的宿舍还是苏联时代的建筑,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只有公共厕所还有水房,热水只有学校的开水房才有, 我们每天踢完球之后,大多数同学都会跑去水房洗澡,自来水是非常凉的,我知道刚运动完后洗冷水澡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我都是踢完球后先吃晚饭,休息一下再洗澡,即便如此还是感觉水很凉
嗯,就这样踢了一个学期的球,具体是哪一天我不记得了,突然感觉腿很疼,准确的说是胯,走路都不方便,于是我就去了学校旁边的医院,那是一所部队的医院,规模一般,医生给我开的诊断是劳损,大概是运动导致的受伤,主要治疗方法是做理疗,用一个罩子对着跨,具体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反正医生开了设备后就走开了,因为有辐射,治疗现场是用金属的网子罩着的,皮肤上感觉有些热,治疗下来没有什么效果,疼的最严重的时候有一个星期没有去上课,每餐的饭是宿舍的同学帮我去打回来的。

就这样坚持到放寒假,我回到了洛阳,家里人开始重视起来,带我去当地最大的一个医院,也是部队医院,依旧没效果。
有个亲戚是正骨医院的,这个正骨医院不得了,CCTV专门拍过一部电视剧讲这个医院的历史,当时找了一个老专家,他看了我的X光片,断定我这个不是骨头或者是组织的问题,而是风湿,因为胯部,骶髂关节那里有阴影,应该是风湿病,让我去风湿专科医院去看,一般的医院看不了,但是又没听说哪里有风湿医院,回去后继续想办法。

期间不知道谁介绍了白马寺附近一个村子里面有个老人家里有祖传的膏药,效果不错,我也找过去看了一下,也贴了膏药回来,贴上之后感觉不错,疼痛症状有所减轻。
贴上膏药后出现了一个问题,这个疼点,竟然会移动的,原来贴在疼的部位,过几天那里不疼了,却转移到旁边去了,然后又贴到旁边去,到处贴,到处转移。
而且皮肤上贴着膏药,不透气,没多久皮肤就发红发痒,甚至溃烂,那个春节过得,此处需要省略一千字。

熬到了开学,我回到了学校,问题还是在那里,走路都不方便,像个瘸子,就差拄着拐杖了,我想这样不行呀,还是要找医院。

1998年的时候互联网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我知道获取信息的方式就是打114查询,我就打过去问有没有当地的风湿病专科医院,还真有,就是冀兴风湿类风湿医院,给了我电话,我打过去,拿到了他们的地址,一个人坐了车过去,在白佛村,我挂了号,发现医院不大,看病的就只有一个房间,里面好像就是两个医生,屋子里锦旗是挂满了。

我和医生说了我的症状,比如说哪里疼,疼的位置还会游走,怕冷,医生说你这是强直性脊柱炎,我说这么你就知道了,不用检查什么的吗?医生说可以验血,不过要等一个星期才知道结果,因为检测是拿到别的医院去做的,我说我愿意等,于是抽了血,只检测一个指标,R27,一周后回到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阳性,确诊是强直性脊柱炎,于是开了药,回去早晚各一次药,就两种,一种是颗粒冲剂,还有一个胶囊,好像都是他们医院自己生产的。

还别说,这个效果还真不错,几个星期后,我就感觉一天比一天好,记得那时候一个月的药钱五百块,吃完了就去医院开。
记不得吃了四五个月还是多久了,大部分疼痛已经没有了,但是那个深处还是感觉有个不舒服在,而且吃药似乎也没有效果了,我问医生怎么办,他说,要提高你的免疫力,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词,总之就是要锻炼,让身体强壮起来,于是我慢慢开始去跑步,慢慢增加运动量,就这样,慢慢的那个疼点也没有了,医生让我继续吃一段时间,巩固一下。

记得我大学毕业前已经好彻底了,跑步踢球都没有影响,那时候真的非常感谢医院。

我参加工作后,是做一名光纤接续员,专门做长途光缆的施工,风餐露宿早出晚归,非常的艰苦,一年后我的那个疼又出现了,没办法,我又跑回石家庄,医生说劳累和受凉都可能引起复发的,老老实实的吃药吧,又好了,过一年之后又复发,然后又吃药,这样子出现过两次,后来我回老家广东找工作,在广州一家国企上班,工作稳定,每天就是锻炼身体,从此后再也没有那样复发过,还参加过厦门马拉松。

后来我为李阳老师拍照,工作强度很大,全国飞,休息不好,安徽的陈光亮老师教我大成拳的养生桩帮助度过了难关。

而2013年我拍照工作特别忙,恰逢大儿子刚刚出生,这时我遇到伽南老师,她教会我双盘,并督促我每天都要盘一个小时,这给我增加了无穷的精力,智慧也提升了不少!

我住在白云区南湖的时候,有位邻居大哥关系不错,我早上跑步,他就在附近打羽毛球,无意中说起原来他也是强直性脊柱炎,去过很多大医院花了很多钱也没有看好,我把这个医院介绍给他,他联系到后也让那边寄药过来吃。
过了一段时间我搬家了,有一天想起来我打电话去问他效果怎么样,他说没什么效果,我觉得很奇怪,原来他那时候寄过来的药已经不是当年我吃的那种药了,现在寄过来的药都是煲好了汤剂,我后来想想不太理解,再上网找冀兴医院的信息,已经找不到了。

于是我问我这个朋友,他给了我一个医生的电话,我打过去问,他也认识我当年的那位主治医生,却已经不在医院干了,而冀兴医院,也不存在了,因为当年医院没有钱去把这个药做成合法的药,被查了后就只能做汤剂给病人吃,而这个药之前因为是不合法的药,被有关部门处罚一百多万,这个钱交不上去,于是医院也就没有了,听他说了这个消息,让我难过了好一阵子。

大概是两三年前,我的腰开始出现了问题,后腰有些僵硬,早上起来会明显一些,但是没有生病那么严重,我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注意一点休息和锻炼。
在我学陈氏太极的时候,我的师傅说我的腰不灵活,和一起学习的师兄比较发现,我的腰像一块板子一样,上身和下肢连贯不起来,师傅说是因为我的腰不通,要好好练,过一两年会好的。

后来我认识了一位正骨的大师,他只要给我做完,一下地,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腰了,灵活和轻松,于是我隔几天就去做一次,效果非常好,大概十多次,我发现一个问题,做完后可以保持一段时间,但还是会变回来,我想,我腰疼的原因没有解决,通过外力,却还是会复发。

机缘巧合,我又去上了彭志勇老师的气功课,这是个十天的课程,我上了四五天都没有什么强烈的气感,而其他同学气感都非常明显,这让我非常沮丧,但我还是坚持按照老师说的做,到了第八天的早上,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腰回来了,灵活轻松,让我兴奋不已,看来,要得到健康最好的办法,还是要靠自己。

因为那位正骨大师的效果特别好,我还是会带朋友和家人去,但是从那以后,我再去做正骨的时候,已经不会疼了,以前每次做的时候都是疼的要死,我想,是因为通则不痛吧!
文章写到这里就该结束了,我感谢命运让我在年轻时候遇到这个情况,让我懂得了珍惜健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生活和工作都从来没有迷茫过,因为不停的出现问题,又有机缘遇到不同的方法和老师,就这样不停的学习,也成为着自己想成为的人,真的是天意。

用敬爱的雷京魁老师给我讲的一个故事来收尾,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佛陀带着弟子们走到一个地方,有人带着一个瞎子过来,他们说,佛陀啊,你最智慧,请你告诉这位瞎子,这个世界上是有光明存在,因为他生来就看不到,整天让别人证明光明是否存在。
佛陀说:他最需要的不是相信光,他需要一个医生来治好他的眼睛!
于是大家发动力量找医生来治他的眼睛,最终,这个人的眼睛可以看见了!他感谢佛陀,佛陀说:你不用感谢我,你要感谢你自己,因为你没有见过光明,你一直怀疑,一直在找寻答案,最后,你看到了光明,你要感谢你自己!

是啊!他没有见过光明,是否相信光明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我也要感谢我自己,不断的寻找光明,不断的发现自己!

在这里感谢文中的各位老师
陈光亮老师(教会我大成拳养生桩)

伽南老师(教会我双盘三个小时)

李海荣老师(教会我陈氏太极拳)

彭志勇老师(教会我如何打通任督二脉)

雷京魁老师(教会我如何处理人际关系)

摄影师杨雷拍的李尔纳

李尔纳杰克布森(教会我如何活在当下·,了解自己的情绪)

五妹老师(让我持续深入的活在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