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让我泪流满面的照片

-记录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个人写真
文/无忆  写于2017年11月15日

找杨雷老师拍照,我是鼓了很大的勇气的。
最初加他微信,是被他拍摄的伽南老师的一张人像照所吸引。
我上过伽南老师几期课程,对她有一定的印象和了解。
在杨老师的镜头下,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伽南老师。
在他朋友圈和公众号里,我被他的黑白照作品再一次的触动了。
那些都是平平凡凡的人,没有多余的妆容,没有矫揉做作,呈现的是简简单单、真实的状态。在那些照片里,我看到了不一样的美,望上一眼,眼睛就再也无法移开,感动,蔓延在心间。

已经有很久了,没有这样的感动,甚至,能够让眼光有所停留的照片都很少。人们在追求概念上的美,皮肤要白、鼻子要挺,脸要小。拍的照片,用美图抠一抠,推一推,就会看到“美得差不多”的、“几乎零瑕疵”、展现给别人看的那个“自己”。于是,相似的东西多了,就会流走得很快,不留痕迹。加的东西多了,就遮盖了最重要的东西。

杨老师的镜头,捕捉到了别样的美。也是被这样的美打动,我决定去拍一组这样的照片。

从一开始和杨老师约拍照,到实际落地,我拖了一个月。每次一想到去拍照,自我批判的模式就被启动,对自己从头到脚的不满意、不自信。

11月11日,那天早上起来,头脑里甚至还创造出一些借口,想和杨老师说不拍了。但心里有个声音,想看看镜头前面真实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

就这样,我顶着蹩脚的淡妆,去了。

拍摄的过程,是在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中渡过的。
虽然都是第一次认识,倒也没有什么尴尬。杨老师话不多,但能感觉到是个特别简单真诚的人。

杨老师说,你笑起来时,有些皱纹,后期的时候我会保留的。
我说,嗯,皱纹是笑容的一部分。

一开始在镜头的面前,我绑手绑脚的,刻意保持着微笑。
时而摸头发,时而整理衣服,很多担心拍出来的照片不好看。
杨老师安慰我说,好的照片,不决定于是否有好的妆容、衣着。
聊天拍着,因为前两三天的睡眠不足,我就开始疲惫了。
杨老师建议休息下喝茶,并调整了另一个拍摄的方向。

坐在沙发休息时,我有点忧伤。
看到自己太想拍好,多了,所以累。

休息结束后,我换回禅服,取下耳环、手表,自自然然坐到镜头前。
没有刻意的动作,没有刻意的表情,时不时喝喝茶,有一句没一句继续和杨老师聊着,笑着。
有几个瞬间,我只是安静地和自己在一起。
随着眼睛望向的摄像头,我好像进入了另一片世外桃源,那里,清静朗然。

茶喝得差不多了,拍摄也接近尾声了,我心里是满满的感动。
待我整理好东西,杨老师已经收拾好设备了。
我没有看到最后拍到的照片是什么样子的。

我还在回深圳的高铁站候车厅时,就收到杨老师的信息,说这次拍摄,好的照片太多了。我心痒痒的,让他截屏几张给我看看。

杨老师却突然说,怕你看了在候车厅痛哭流涕。
我非常好奇,说,那就让我哭一下吧,我带了墨镜。
(早上出门前莫名其妙把墨镜带在包里了)

不到两秒钟,他就发了一张照片过来,说,也许,所有的铺垫,就为这一张吧。

点开照片,定定地看照片里的那个自己,我的眼泪就刷刷地下来了,失声痛哭。在那一刻,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

照片里的自己,没有讨好这个世界,没有为了表现什么。甚至没有表情,没有情绪,静静地看着,看着。这样临在的状态,在我的生命中有过几次深刻的体验。那都是在去年参加我的师父一印行者“大乘禅修”闭关之后有过的。

而如今,那个用生命支持过我成长的师父,已经走远了。在他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对自己充满了质疑和否定,迷惘。如果不是杨老师的镜头捕捉,我都看不到,原来那个状态一直在我里面。而我需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无比感慨,无比感动,无比感恩。
这张照片,我会珍藏一辈子,在岁月里留香。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我翻看回相册,抚摸着照片里的那个自己,会忆起那些如梦的故事。就像杨老师说的,照片恒久远,一张永流传。

在往后的两三天里,我陆续收到了杨老师精选的和稍加处理过的所有照片。一张张点开看,我再一次感动了,重新认识了自己。原来我有这么优雅的一面,原来我有这么闪光的一面,原来我有这么绽放的一面。那些不被我自己接纳的,在杨老师的镜头捕捉下,真实地那么可爱、那么美好。

我想,杨老师的镜头,是他看这个世界的方式。
他能捕捉到的,也是他内在世界的呈现吧。
因为,你是谁,你才能遇到谁,才能看见谁。

人物肖像广州广州肖像摄影师人物肖像摄影师广州人物肖像摄影灵性摄影照片灵魂摄影师心灵摄影师内心的美摄影师平静祥和的灵魂中国人物肖像摄影灵性摄影开心的女生广州人物肖像广州肖像摄影师灵魂的照片开心的女生广州人物摄影师平静的女生广州摄影师广州摄影师杨雷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