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片名《close》,中文译作《靠近》,讲述两对恋人、四个都市男女的情感和生活。电影的具体内容现如今,早已不太记得,但是Julia Roberts饰演的摄影师,穿白衬衣、扎随意的马尾、几近裸妆的样子,与被拍人聊生活、聊爱,随之记录下他们或真实、或喜悦的真实情绪,那短短几分钟的剧情,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十年过去了,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稚气未脱的女大学生,结婚、生子、迁居数次、奔波几地,已然而立。十年间,看过了年少时期望看到人世美景,穿过了年少时奢望的华衣美服,也尝过了年少时只在书里、电影里才听闻的苦辣酸甜。

 

那日在家中收拾衣物,把常穿的几件衣衫和不常穿的区别分类,惊异的发现,自己现在爱穿的,同十年前学生时代的喜好竟几近相同。纯色的衬衣,舒适合体的牛仔裤,包括前一段去香港,唯一买回来的衣服也是一件白衬衣。

 

经过前几年各种式样的职业装、高跟鞋之后,棉质的纯色衬衣,牛仔裤,平底鞋成了而立之年我最日常的模样。庆幸时间荏苒,我没有变得喜爱浮夸,但也一直遗憾,没有人帮我记录下,当下我最真实的样子。

 

手机拍摄的无处不在,让记录变成一件太简单容易的事情,各种功能强大的美化软件,更是只需要几秒钟就会让我们变得明眸皓齿、万种风情,颜值堪比女明星。

 

这样的记录,不是不美,而是美得过于浓烈,像那种口味刺激的饮品,一口下去,感官爽快,但缺少了一种渐饮渐蔓延的韵味。

 

身边也不乏摄影师好友,也会在一起谈天谈地、谈美谈丑,却从没一次让他们单独给我拍照。也许心里一直期望的是像Julia Roberts那样的一个人,能安静地听我说话,抑或我安静地听TA说话,顺便记录下我彼时彼刻的样子。

 

结识摄影师Yang,是非常官方的因由,我是一台晚会的总策划,他是被邀请来的摄影师,我负责提出各种苛刻的要求,他负责有礼有节地应允或者驳回。

晚会结束,刷朋友圈,看他发了一则消息,晚会那天恰是儿子的生日,却因拍摄回家晚,只能给儿子补过。作为一个母亲,内心难免平添几许歉意,于是自己拿钱先支付了拍摄费用。

 

几个月之后,看Yang的朋友圈,发了今年“倍耐力年历”的几张女明星照片,黑白、全素颜,恰好是我也极其推崇的拍摄风格。于是微信询问,能否教我拍照。那时,完全不知晓,Yang曾经是Google搜索排名第一的广州摄影师。(他的商业价值也因为Google退出中国大陆而颇受影响)

Yang给我的回复是,拍照片是很简单的事情,几天就能学会。这样的回复,态度谦逊而满是拒绝的味道。好像和一个高手过招,他含而不露的笑意,就会让人心生退意。

 

再次见面,是珠江边,Yang和他的拍档,一个英俊帅气的俄罗斯前水手。2月份的广州,已经是草长莺飞的春意盎然。我们三人,一半中文一半英文的聊天,聊辗转南方北国的经历,聊商业推广,聊各自有点与众不同的人生。

于是知晓了,Yang不仅是一流的摄影师,曾是国内一个知名大咖的御用摄影师,跟随这个业内大咖流转全国各地,还是一个太极高手,习得了多派鲜闻于世的独家秘籍功夫。至于他那个颜值堪比超模的拍档,不仅是国际级的DJ,还是当下高端社交圈最热门舞蹈KIZOMBA的专业教练,来到中国,成为一名独立制片人。

 

和很多做艺术的朋友一样,我们会谈论很多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却极少提出个人的要求。就像面对摄影技术一流的Yang,我也未曾想让他给我拍一组照片。因为我深知,一张好的照片,绝不是调好光、化好妆、摆出好看的姿势就可以的,它的背后,是摄影师和被拍者在快门闪动那一刻,有一份深度的信任和联结。是面对镜头,可以不带任何掩饰,展现最自然的喜怒哀乐。

 

很多事情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就像结识Yang是官方缘由,约他给我拍照,也是照片之外的原因。Yang的工作室,是一间仓库改造而成,站在二层的阁楼上,他指给我看,一楼的地面是一个太极的八卦图,讲他平日无事,会在这里打坐,因为希望被各种厂房包围的工作室能够滋生出一种没有任何工业味道的浩然之气。

 

因为时间宽裕,他一边讲这几年的各种进修学习,遇到的各种神仙人物,一边给我调试各种拍摄的灯光。工作室里萦绕着缈缈的焚香和风格各异的音乐,从北欧的迷幻电子到中国的古琴曲,以至于Eason的忧伤情歌,仿佛空气里也都自带了各种情绪。

从一开始,他说,你现在的状态有50分,到三个小时后,他说,现在有90分钟的状态了。自认不惧怕任何场合的我,可以对着上千人主持、演讲的我,当独自面对镜头,竟发现自己真的手足无措。

拍到中途,Yang说,我发现你坐在椅子上的状态很好,于是我舒服地坐在椅子上,抽烟,说无边无际的话,他偶尔回应,再顺便按下快门。

也许在通俗意义上讲,这真不是一次很有效率的拍摄,近3个小时,没有换一套衣服,没有补一次妆,摄影师更没有一句话,是指导我应该如何微笑,脸应该朝向哪个方向。

 

但是这种漫无目的的聊天和拍摄,却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那只长焦距镜头,仿佛也有了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让人感到安静。

末了,Yang把工作室的遮光窗帘打开,说你来窗边,我用自然光给你拍几张作为结束吧。当光照进来,风吹进来,那一刻,我看着镜头,全身心的释然。Yang说,现在你的样子,是最真实的美丽。

透过相机的LED屏,我看着照片中那个淡淡微笑的自己,有岁月留下的眼袋和细纹,也有十年光阴未曾带走的纯与真。

——————谨以此文,感谢完成我十年拍摄愿望的摄影师杨雷先生。

人像摄影

肖像摄影

人像摄影

人物肖像摄影

广州人像摄影师

广州摄影师人像拍摄

分享到: